<kbd id="d85oc36w"></kbd><address id="d85oc36w"><style id="d85oc36w"></style></address><button id="d85oc36w"></button>

              <kbd id="i2i0vrzf"></kbd><address id="i2i0vrzf"><style id="i2i0vrzf"></style></address><button id="i2i0vrzf"></button>

                  云顶集团

                  論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研究範式的學術創新、內在矛盾和敘述侷限(曹典順)

                  發佈時間: 2016-03-09    文章作者:     瀏覽次數: 36


                  作爲當下哲學研究水平體現的教科書範式 ,不但體現了教科書撰寫者學術水平的創新,也體現着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水平的創新和中國哲學研究水平的創新 。從教科書研究範式的特點和創新驅動等內在邏輯來看  ,教科書研究範式存在着教科書研究範式的哲學原理的普適性與原理闡述的歷史性之間的矛盾、哲學理論的相對真理性與絕對真理性之間的矛盾、教科書作者的理解與人民羣衆對教科書普遍認同之間的矛盾和教科書書寫的學術性與黨和政府對教科書意識形態性要求之間的矛盾  。同時,教科書研究範式還存在至少五個方面的敘述侷限,即文本敘述的時代性侷限 ,經典作家觀點與當下哲學語言之間差異的侷限 ,經典作家對相關領域的問題沒有關注的原理空場侷限,當代哲學研究成果的大衆化理論概況的侷限,實踐理論的及時性、有效性和科學性總結的侷限 。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哲學  教科書範式  學術創新  內在矛盾  敘述侷限   場侷限

                  基金項目: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創新研究”[10AZX001]的研究成果

                  中國近現代史的發展歷程表明,20世紀初的新文化運動,使得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得以可能 。理論上講 ,僅靠文化的傳播,並不足以使一種思想迅速被意識形態化。這即是說,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意識形態化,一定與時代精神有關 ,或者說,是當時中國的社會現實需要選擇了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的意識形態化,意味着馬克思主義要場侷限能夠在人民羣衆中普及,而要普及馬克思主義 ,必須保證四個堅持 。其一 ,在語言表述上,堅持通俗化 ;其二,在思想內容上 ,堅持體系化 ;其三,在意識形態上,堅持唯一性;其四 ,在篇幅使用上 ,堅持少和精。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就是與這四個堅持相適應的產物,也是中國特色高等教育的一大創新 。正是這一創新 ,使得馬克思主義哲學迅速成爲中國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理論基礎。當然 ,在肯定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巨大學術創新成就的同時,也不應該忽視教科書研究範式存在的內在矛盾和敘述侷限 。

                  一、教科書研究範式的學術創新

                  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故鄉德國屬於西方國家 ,也就是說 ,馬克思主義哲學的邏輯架構根據是西方哲學的形而上學體系 。中華民族開始學術化的研究和傳播西方哲學是從新文化運動時期開始 ,而真正意義上的深度研究和傳播卻是開始於20世紀80年代 。這就意味着  ,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必須解決兩大理論難點 ,即既要準確理解馬克思哲學的本真思想  ,也要將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中國化。所以,從哲學研究的時代水平看 ,教科書必須體現哲學研究的當下水平 。從教科書範式的實際發展歷程看 ,教科書的學術水平創新體現在教科書撰寫者學術水平的創新、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水平的創新和中國哲學研究水平的創新等三個方面 。

                  哲學教科書的思想本身是一個不斷髮展、不斷豐富和不斷深化的體系,所以 ,教科書在基本觀點、基本原理等諸多方面呈現出發展、創新的特點。由於人們對事物的認識  ,也是隨着時間的變化、實踐的發展、科學的進步,以及個人能力水平的提升等因素,實現不斷提高 ,教科書的撰寫者,就會在自身思想的不斷髮展、創新的過程中豐富教科書中的思想和理論 。例如 ,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原理(第五版)》中 ,編者着重介紹了當下的發展與現狀:“從國際看,世界進入科技信息化、經濟全球化和政治格局多樣化這樣一個新的歷史階段;從國內看,中國社會主義實踐也進入到新的歷史時期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初步建立,建設社會主義政治文明歷史任務的提出 ,以人爲本、科學發展觀的確立……向我們提出了一系列新問題,併爲我們提供了一個廣闊的思維空間”[1]。這段話表明  ,當今發生着重大變化的國內外形勢 ,不僅給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體系提出了新的理論問題 ,更是啓發了教科書編寫者的理論思維 ,即在教科書範式創新時,要切實根據實踐和科學的發展提供的新的經驗、知識、思想等,以全面準確體現出當下時代的“時代精神”。這也可以理解爲,教科書作者思想的認識轉變與理論創新,在其教科書的理論體系中應該得到充分體現。比如 ,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原理(第五版)》中 ,編者就創造性地提出了一些新的觀點:“《原理》第五版對有關問題做了如下處理:第一,對於像物質統一性、決定論、反映論這樣一些已成爲‘常識’的基本觀點 ,應結合當代科學的新成果講出新內容。所以 ,《原理》第五版增加了物質形態的層次性和同構性、物與物的關係和‘爲我而存在的關係’、認識與虛擬這樣一些內容……第二、有些觀點本來就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觀點  ,只是由於種種原因 ,原有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沒有涉及或未重視這些觀點 。爲此  ,《原理》第五版增加了這方面的內容,如實踐是人的存在方式、交往關係及其制度化、人的異化及其揚棄等”[2]  。這種理論上的創新,一方面是時代發展和理論深入的必然階段,另一方面也離不開教科書作者自身理論水平的提升 。新版本不僅僅只是把當前哲學研究的新成果中的知識簡單的堆積,而且反映出了作者自身一種源於生活、反思生活、總結生活的智慧 ,即教科書撰寫者學術水平的創新 。

                  創新是利用現有的知識和物質 ,爲滿足社會需求而改進或創造新事物的行爲 ,也可以說 ,創新是以現有的思維方式提出不同於常規或常人思路的見解  。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水平的創新是將馬克思主義哲學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情況相結合 ,進而促進和實現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 。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水平的創新 ,有兩個路徑 ,即既要求正確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本質思想,同時也要求根據中國實踐的發展與具體國情的需要,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解決中國的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實際問題,不斷實現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中國化。縱觀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當代變化,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 ,隨着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 ,經歷了從“體系意識”到“問題意識”的轉變  ,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問題意識”越發凸顯 ,研究者通過對教科書體系的改革、經典文本解讀、研究方法的轉變等方式,逐步實現了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水平的創新。這種創新首先表現爲研究主題的創新,即傳統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主題主要是馬克思主義哲學史、辯證法、歷史唯物主義等,而隨着社會不斷髮展,社會新問題與新情況不斷涌現出來後,文化哲學、價值哲學以及人類學研究逐漸成爲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新領域 ,這些研究領域的拓展深刻體現了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研究水平的創新。其次 ,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水平的創新還表現在對重大問題的探索。在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中一些重大問題的研究與探討方面 ,許多著作極具價值 。比如 ,孫正聿主編的《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專題研究》就是其中之一,“該書除了‘導論’部分對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和發展的概況進行了總體梳理和介紹外 ,分別具體研究和討論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範式轉換’、‘馬克思主義哲學經典著作研究’、‘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來源研究’、‘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研究’”[3]等十個涉及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與發展的重大理論問題,這一研究成果全面系統地梳理了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研究現狀與研究水平。此外 ,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水平的創新還表現在理論範式的轉化方面,即由“本體論範式”不斷向“認識論範式”以及“社會哲學範式”不斷轉化 ,由理論哲學逐步走向實踐哲學  。在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研究過程中,雖然許多創新理論和優秀成果不斷涌現 ,一定意義上實現了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水平的不斷創新 ,然而 ,需要說明的是,這些創新研究理論並不是固化的,它同時是在爲更深層意蘊上的創新研究提供準備與鋪墊,進而不斷提升中國具體問題的解決能力  ,促進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進程的不斷深入。

                  哲學的研究能力和研究成果是綜合國力的重要組成部分 ,沒有繁榮發展的哲學  ,也就沒有文化的凝聚力、影響力 ,體現不出國家的強大,因此,必須不斷創新哲學理論 ,即實現中國哲學研究水平的創新。近年來,中國哲學的研究在西方哲學、中國哲學等許多領域都獲得了創新。其一 ,西方哲學研究水平的創新 。如果說改革開放初期,中國哲學界對西方哲學的研究經歷了三個階段,即西方傳統哲學的介紹階段(代表人物有鄧曉芒、、賀麟等) ,現代西方哲學的介紹階段(代表人物有江怡等)  ,西方哲學的研究階段(代表人物較多 ,如張志偉等) 。從西方哲學的研究水平看,中國的西方哲學研究水平大爲提升,比如,中國社會科學院學術版的《西方哲學史》引用了大量的原始資料和德文參考文獻  ,對費希特和謝林的哲學做了比較全面和完整的介紹,凸顯了這兩位哲學家一些新思想 。其二 ,中國傳統哲學研究水平不斷創新 。中國傳統哲學是中國哲學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它的創新主要體現在理論研究成果的創新之上。從理論成果的研究主題看,這些理論成果不僅有孔子的《論語》、老子的《道德經》等經典著作的研究成果 ,也有從問題出發的諸如熊十力的《新唯識論》、牟宗三的《宋明儒學的問題與發展》等的研究成果 。中國傳統哲學研究創新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第一個方面是研究視角的時代性 。哲學是時代精神的精華,理論內容總是體現其時代性的特點,所以,如何讓中國傳統哲學著作爲當下時代所用,就成了重要的學術問題。比如 ,老子的《道德經》寫作背景是在春秋戰國時期,即《道德經》的時代背景與當下明顯差異,那麼,如何取其精華就成了中國傳統哲學研究的主要問題之一。中國傳統哲學研究創新的第二個方面是理論的邏輯性增強 。比如  ,馮友蘭的《中國哲學史》一書就有着嚴密的邏輯性,即書寫原則圍繞着中國哲學在古代、近代、現代的邏輯發展而展開 。

                  二、教科書研究範式的內在矛盾

                  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和思想是豐富的,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創始者馬克思並沒有專門撰寫過論述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的著作,甚至沒有撰寫過一部純粹的哲學著作 。而中國共產黨和政府卻要在薄薄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中闡釋清楚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理論和基本精神,進而實現武裝人們頭腦的理想 ,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偉大的創舉 。教科書研究範式的這種歷史使命的完成並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 ,因爲 ,教科書研究範式與其它的研究範式一樣,都會因自身的特點和獨特的邏輯而遭受來自自身的障礙。從教科書研究範式的特點和創新驅動等內在邏輯來看,這種障礙至少表現在教科書研究範式的內在矛盾之上。從思想前提的角度看,教科書研究範式的內在矛盾根源於教科書宏大的教化理想。從教科書研究範式的學術性邏輯看,教科書研究範式的內在矛盾是多方面的。縱觀諸多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 ,教科書研究範式的內在矛盾至少體現在四個方面,即哲學原理的普適性(亦可稱之爲抽象性、概念性或原理性)與原理闡述的歷史性之間的矛盾  ,哲學理論的相對真理性與絕對真理性之間的矛盾 ,教科書作者個體對教科書理論的理解與人民羣衆對教科書普遍認同之間的矛盾 ,教科書書寫的學術性與黨和政府對教科書意識形態性要求之間的矛盾。

                  哲學原理的原理性,是指其理論邏輯上的抽象性、概括性和正確性等 。作爲教化大衆的哲學教科書,其根本任務是向受衆傳授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觀點 ,所以,在基本觀點、哲學原理的書寫上,哲學教科書應該遵循的是理論邏輯的正確性和原理的通俗性等原則 ,即書中主張的哲學原理要始終保持其確定性和一元性 。就如孫正聿先生在《三組基本範疇與三種研究範式——當代中國馬克思哲學研究的歷史與邏輯》一文中所理解的那樣 ,在以某個核心範疇爲邏輯基礎和邏輯起點,以某些基本範疇爲主要內容構成的邏輯結構和概念體系中 ,其中的任一範疇、概念都不是孤立的存在 ,而是在由其構成的概念框架中獲得自我規定和相互規定、自我理解和相互理解 。這種概念框架的自洽性及其所蘊含的解釋原則,使得構成這種概念框架的哲學理論自身具有了研究範式的意義;或者反過來說,一種哲學理論之所以是具有研究範式的意義 ,就在於它以自己的核心範疇和基本範疇而構建了特定的、自洽的概念框架”[4]。孫正聿先生的這一理解表明 ,馬克思主義哲學在保障其理論邏輯正確性的基礎上  ,爲了滿足普及大衆的需要,應該將理論體系中的某些範疇、原理按照一定的原則確定下來,以便大多數受衆能夠理解、掌握和運用 。然而,不能忽視的是,哲學原理還具有其自身產生的歷史性  。所謂哲學原理的歷史性 ,是指其思想來源於自身時代、踐行於自身時代和服務於自身所處的時代,即帶有民族特點和思想者的個體風格,換言之 ,哲學原理具有歷史的時效性。所以 ,依賴於某一個特定歷史條件下的哲學原理,就可能只能適應當時的歷史和社會發展 ,也就是說 ,其原理具有相對正確性 。比如 ,從馬克思的資本理論來看 ,當下時代的資本理論 ,就不應該完全按照《資本論》所處時代的資本邏輯理解,因爲 ,在當下時代 ,資本已經有所創新 。比如,任平教授在《論馬克思主義出場學研究的當代使命》一文中提到:無論鮑德里亞等人如何用仿象來描述工業資本生產過程及其社會關係  ,但是當代歷史場景依然是資本創新的產物。我們既不能用低於歷史水平的教條主義對待當代,否認資本創新所造就的歷史場景變化;更不能跟着後馬克思主義拋棄馬克思的歷史觀的精髓 。問題的解答歸結爲一點:就是需要有從當年馬克思資本批判到當代資本創新之間的歷史邏輯的深度闡釋  ,進而呼喚當代的資本批判理論,即新的時代唯物主義歷史觀的出場”[5]。這段話表明 ,馬克思的資本批判是對當年曆史場景下的資本邏輯的批判 ,這種依賴與自身歷史所創造出的理論思想 ,就明顯地帶上了原理時效性的特點,即原理的相對正確。教科書中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也是按照以上的原則進行界說的,意即教科書中的思想理論的原理性和闡釋原理的歷史性之間 ,也不可避免地存在着一定的矛盾。

                  哲學區別於其他各門學科就在於它的研究對象是整個世界,是爲人類提供關於整個世界的普遍規律,換言之 ,哲學是一門具有最大普遍性的學科。哲學往往是以總結人類生存、發展的規律性理論影響人民大衆 ,即哲學是通過對人民羣衆的教化來實現自己的價值 。教科書的教化目的性,使得教科書所主張的理論應當是絕對的 ,也就是說,教科書中的理論必定是唯一的、確定的、符合當下主流意識形態要求的思想 ,即教科書中的哲學原理呈現出了真理的絕對性方面,即真理的確定性、至上性 。然而任何真理都是絕對真理與相對真理的統一 。從認識的客體來看 ,任何事物都是不斷變化發展的 ,都是與周圍其他事物相互聯繫的存在,而哲學思想者依據對整個世界的理解,所創造的哲學原理往往是他從自己生活的特定時代中總結出來的思想認識 ,即明顯帶有個人思維和歷史侷限的特性。從認識的主體來看 ,人的成長也是一個不斷變化發展着的過程 ,也就是要說,隨着歷史的發展、社會的進步,人的體力和智力等各種素是在不斷髮展和提升的,即人認識事物的能力在不斷髮展,從而使得人們關於整個世界的理論思想是相對的、發展的。絕對真理是由發展中的相對真理的總和構成的;相對真理是不依賴於人類而存在的客體的相對正確的反映 ;這些反映日趨正確;每一科學真理儘管有相對性 ,其中都含有絕對真理的成分”[6]。按此理解  ,在歷史、社會的發展和實踐活動的基礎上 ,人類對具體事物的認識始終是一個在不斷趨近事物本質的過程,雖然包含了絕對真理 ,但它依舊是此歷史階段的特殊的認識。換言之 ,人類可以通過自身的不斷努力與創新獲得絕對真理,是因爲思維邏輯的本性以及實踐活動的發展趨勢表明世界是可知的,只是  ,這是一個知識、經驗不斷積累的漫長過程  。哲學原理具有的具體性、歷史性特點,構成了真理的一個基本內在屬性——“有條件性,即由於歷史發展、理論水平和實踐能力的侷限 ,哲學原理是一個相對正確的原理  ,是還需要進一步豐富和完善的真理。因此,人類獲得真理的過程就呈現出不斷辯證否定、自我超越的發展過程 。總之,教科書爲了達到教化目的而絕對化了的理論與其哲學原理本身之間就存在着一定的偏差或矛盾 ,即哲學原理的相對性與絕對性的矛盾 。

                  馬克思並沒有專門撰寫過一部論述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的著作 ,但這並不妨礙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和思想的豐富和多樣。當代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要向普通人民大衆闡釋清楚馬克思哲學的基本理論和觀點 ,必須從馬克思浩瀚的哲學思想中抽象和概括出適合教科書表達的基本觀點和基本原理。這一概括,充斥着諸多方面的複雜性和困難性 。因爲 ,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中的哲學原理 ,是作者根據自身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解而總結的。從教科書的發展史可以看出,因個體理解能力的不同,教科書中的哲學原理在深度、廣度以及傳播影響等方面 ,都存在諸多差異。首先,這種差異體現在教科書作者理論高度與普通羣衆理解能力之間的矛盾之上。能夠撰寫出哲學教科書的人 ,其學術水平應該達到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優秀學者程度。這即是說 ,一定意義上理解  ,教科書撰寫者書寫的教科書是建立在自身理論水平基礎上的學術著作 ,即教科書在思想、邏輯、語言等方面就顯示出深刻的理論性。然而,絕大多數屬於沒有受過專門哲學訓練的人民羣衆則不能達到作者的哲學水平 。這就意味着 ,廣大的人民羣衆可能無法準確把握教科書的思想 ,甚至可能因不能理解教科書的內容而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產生極大的誤解和片面的認識。比如 ,在哲學原理的理解上 ,教科書作者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原理和範疇等方面的高度抽象、概括,無論是在思想表述形式上還是理論內容上 ,都對普通大衆的思維能力、認知能力等提出了較高要求 。再者,這種差異還體現在個人經歷上。每個人的人生閱歷不同,使得他們對同一事物的理解也不盡相同  ,在哲學思想方面更是如此。隨着生活經歷、實踐經驗等方面的不斷積累 ,個體對世界的認識,即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變得越來越深刻 。然而 ,由於個體的人生閱歷是有差異的 ,換言之 ,教科書作者與普通大衆之間的人生經歷不同 ,對哲學原理的認識深度上就存在着較大程度差別  。不僅如此  ,在價值認同上,普通大衆則大多關注自身現實生活,即他們大多易於接受能夠給自己生活直接帶來影響的東西。不可忽視的是,儘管馬克思主義哲學始終關注人的生存和發展問題,但因爲哲學本身晦澀的哲學語言、抽象的理論思想,一定程度上制約了人民羣衆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正確和全面瞭解 。換言之  ,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的編寫是爲了普通大衆能夠了解、掌握並自覺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 ,但這一目的往往因爲人民羣衆受教育程度、文化背景和個人理解能力等因素的影響,而難以實現 。這即是哲學教科書的個體理解與普遍認同之間的矛盾  。

                  所謂學術性,即採用專門的研究方法對事物的合理性及規律性進行學科化論證。學術性除了要求論述的科學性,還要求研究的問題具有創新性 ,即能夠積極推動學科的建設與發展。所謂意識形態 ,即佔統治地位的統治階級的思想體系,帶有深刻的政治意蘊,與階級利益和政治統治緊密相連。馬克思主義哲學自誕生之日起就具有學術性特點,其學術性主要體現爲,馬克思主義哲學具有邏輯性,具有相對獨立的研究空間,能夠運用科學的研究方法構建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體系 ,進而正確揭示人類社會發展規律。馬克思主義哲學除了具有學術性特點 ,還具有意識形態性特點 。任何哲學都是與社會生活、政治統治密不可分的,是時代觀念與時代精神的體現,馬克思主義哲學是自己時代精神的精華,自其創立之日起就已宣佈其是爲無產階級服務的 ,是爲全人類的解放服務的 ,即馬克思主義哲學是爲無產階級服務的 ,體現着無產階級的價值取向  。以上分析表明,馬克思主義哲學既具有學術性又具有意識形態性,學術性與意識形態性的矛盾是馬克思主義哲學所固有的、與生俱來的  ,貫穿於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始終。在價值取向方面 ,學術性與意識形態性存在重大差別 ,學術性強調價值中立,將研究的焦點放在理論的科學性之上,要求研究的獨立性與客觀性,主張研究者突破政治統治與階級意識的藩籬 ,自由發表自己的獨特見解與學術觀點,實現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體系研究的獨立性 。與學術性價值中立的特點不同 ,意識形態性具有自己堅定的價值取向 ,即濃厚的、堅定的政治取向。教科書意識形態化是通過教科書內容的選擇來實現的,即統治階級選擇將那些符合自身意識形態的理論知識納入教科書體系中 ,通過教科書的教化作用將主流意識形態轉化爲民衆的思想觀念 ,進而促使民衆在實際生活中表現出符合統治階級利益的行爲,爲統治階級服務,鞏固統治階級的階級統治 。需要說明的是,學術性與意識形態性的矛盾是教科書研究範式的內在矛盾 ,本身是不可避免的,也是無法消除的 ,但這兩種矛盾在教科書之中卻是有機聯繫的整體 ,即學術性是構建教科書科學體系的基礎,意識形態性是教科書滿足社會統治需求的保證,二者是有機地聯繫在一起的 。在教科書中,應該以學術性帶領意識形態性 ,以意識形態性推動學術性  ,不能割裂二者的相互關係,將二者完全對立起來,或者說,要避免兩種極端觀點,即只單純強調教科書研究的學術性或者只單純強調教科書研究的意識形態性 。只關注教科書研究的學術性將導致教科書脫離現實世界 ,成爲一座空中樓閣 ,變得空洞化。相反,只關注教科書研究的意識形態性 ,排斥教科書研究的學術性,就會造成教科書的模式化與庸俗化。因此,要正確處理教科書研究範式中學術性與意識形態性的內在矛盾,將這兩種矛盾合理統一起來,進而促進教科書研究範式的不斷髮展與完善。

                  三、教科書研究範式的敘述侷限

                  如果說教科書研究範式的內在矛盾決定了教科書研究範式必須不斷創新 ,以削弱其內在矛盾帶來的不利影響  。那麼 ,我們還不能忽視教科書研究範式的另一大侷限性 ,即教科書研究範式的敘述侷限。從根本上看 ,教科書研究範式敘述侷限的根源在於 ,用怎樣的語言才能表徵馬克思的哲學理論中國化和大衆化 。從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的表達看 ,教科書研究範式的敘述侷限至少體現在五個方面,即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等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文本敘述的時代性侷限 ,經典作家對於馬克思主義哲學基本原理的哲學表達與當下時代的哲學語言之間的差異的侷限,經典作家對相關領域的問題沒有關注的原理空場侷限 ,當代哲學研究成果(既包括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研究成果 ,也包括西方哲學的研究成果和中國哲學的研究成果 ,等等)的大衆化理論概況的侷限,現實生活世界實踐理論的及時性、有效性和科學性總結的侷限。

                  所謂文本”, 並不僅僅指特定論著中的文字總和,還包括文本建構所依賴的極其複雜的歷史語境 。任何文本的生成, 都必然與研究者的歷史文化背景密切相關, 研究者在一定時代背景下創作文本 ,在創作文本的過程時 ,研究者會不斷地與同時代人們的理論觀念發生碰撞 ,在碰撞過程中,研究者的思想不斷髮生變化,研究者認知系統也隨着思想的動態變化而變動, 進而推動研究者所撰寫的文本本身的不斷變化。研究者的歷史文化背景不同,其創作的文本敘述也各不相同,恩格斯指出:每一個時代的理論思維,從而我們時代的理論思維,都是一種歷史的產物,它在不同的時代具有完全不同的形式 ,同時具有完全不同的內容”[7]。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等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文本敘述也是在一定的歷史時代背景下產生的 ,不可避免地帶有時代的特徵 。在當下時代的語境下 ,帶有以往時代特徵的文本 ,不可避免地或多或少地存在着文本產生時代的侷限 。經典作家文本敘述的時代侷限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 。其一,經典作家文本敘述的時代侷限表現爲,經典作家的文本內容來源於較早的資本主義時代,而非當下的社會主義社會的歷史背景  。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哲學理論誕生於機器化大生產的資本主義時代,工業化大生產促進社會分工的不斷深入 ,造成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的矛盾更加激烈,推動了三大工人運動的爆發,無產階級作爲一支獨立的政治力量登上歷史的舞臺 ,迫切尋求正確的理論觀點來指導無產階級的行爲,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基於這樣的歷史背景創作了馬克思主義經典理論及其體系 。由此可知,由於經典作家文本敘述產生於早期資本主義的時代背景,而如今我國已進入社會主義社會,因此,經典作家文本敘述的時代侷限逐漸顯露出來。例如:作爲經典作家文本敘述理論,列寧的暴力革命理論曾一度得到推崇,暴力革命不僅指導了俄國十月革命的勝利,也幫助蘇聯、中國走上了社會主義道路,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具有一定的先進性,然而 ,隨着當下社會主義社會的不斷髮展 ,改革與發展已成爲時代的主題。其二,經典作家文本敘述的時代侷限表現爲經典作家基本原理的哲學表達侷限,即經典作家對馬克思主義哲學基本原理的哲學表達與當下時代的哲學語言存在差異性。受個人思維方式、民族特徵、社會歷史發展以及時代精神的影響 ,對人民羣衆而言 ,經典作家文本敘述的哲學語言往往晦澀難懂、難以理解。當下時代  ,要求文本敘述與現實生活世界的語言習慣相聯繫,即將社會中出現的新的語言表達方式以及新的語言詞彙納入自身的語言體系中 ,如範式出場場域等詞彙 ,不斷促進哲學的生活化與大衆化發展 ,通過研究者自身對經典作家的基本哲學原理的理解 ,運用通俗的語言風格論述哲學基本概念與基本原理問題 ,實現哲學語言的生動通俗、簡明易懂和準確清晰 。這即是說 ,教科書語言要來源於人民羣衆,來源於現實社會生活 ,以便於人們羣衆的理解與掌握 。

                  馬克思主義哲學基本原理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礎與精華,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與完善的理論基石 ,也是指導新的時代背景下的社會實踐的重要理論來源  ,因此 ,哲學教科書要求準確表述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原理 ,即要求將馬克思主義哲學基本概念與基本原理正確地呈現出來 。但不可否認的是,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等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對基本原理的哲學表達也存在一定的侷限性,因爲經典作家基本原理的哲學表達總是以一定的生產力發展水平爲背景。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處在一定的研究水平上,即受社會歷史條件的制約 ,他們必須依據所處時代的研究水平進行哲學研究。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對基本原理的哲學表達受原始資料稀缺、社會發展水平落後與個人哲學理解有限的制約,不可避免地帶有一定的哲學表達侷限性 。這就是說 ,經典作家對馬克思主義哲學基本原理的哲學表達也不一定是絕對正確的,或者說,雖然經典作家的哲學表達在其所處時代是最爲先進的哲學表達,但隨着社會發展與原理研究的深入,其哲學表達的侷限性逐漸顯露出來 ,受時代發展水平、個人立場以及個人理解的影響 ,經典作家對基本原理的哲學表達總是帶有一定的侷限性  。因此 ,研究者要辯證地看待經典作家基本原理的哲學表達 ,在研究過程中不斷深化與完善對馬克思主義哲學基本原理的哲學表達。

                  空場就是馬克思主義的局部缺場,確切地說,就是將某些重大時代領域排除在馬克思主義言說與行動的空間之外,本身就是一種僵化。除了偏見誤解之外,空場的產生或是因爲時代變遷導致馬克思主義與時代問題的某種脫節 ,或者是因爲時代主題的轉換使當年馬克思僅具有的原則意見(如生態觀點)需要拓展爲一個當代的完整理論 ,或是因爲原有理論需要轉換爲一種出場的實際行動”[8]  。由此理解,經典作家相關領域的原理空場是指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等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在重大相關領域的缺席 ,即對相關領域的問題關注度不夠或是沒有進行關注 。究其原因 ,是由於經典作家構建的哲學原理都是在一定的時代背景下進行的 ,是當時所處時代精神的體現,是對當時社會關注的重點問題領域的詳細描述 ,如在馬克思所處的時代,特別關注的就是戰爭與革命的問題。然而,隨着社會不斷向前發展 ,政治格局多極化以及經濟全球化趨勢不斷增強 ,時代主題不再是戰爭與和平 ,而是改革與發展,社會生活中新問題、新情況不斷產生 。由於時代的侷限性以及社會發展的歷史性 ,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對這些相關領域並未作出過多的論述 ,要麼是一帶而過  ,要麼是沒有涉及 ,這造成了相關理論研究原理的空場。經典作家相關領域的原理空場主要表現在當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熱點問題上,這些熱點問題與當下的具體實際生活緊密相連,其中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哲學表達最具代表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哲學表達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理論的哲學基礎 ,是對毛澤東哲學思想的繼承與發展 ,是建立在中國具體社會生活環境之上的,是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最新成果 ,主要包括髮展哲學、和諧哲學、人本哲學以及生態文明哲學。總體而言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哲學是一門發展哲學 ,體現了發展的時代主題 ,是對經典作家相關領域的原理空場的補充與出場。以生態文明哲學爲例,生態文明哲學的提出有一定的社會歷史原因 ,即社會經濟的迅速發展帶來的生態環境的日益惡化 ,環境的嚴重污染對人類生存提出了嚴峻挑戰,生態文明建設問題越來越受到人們重視,生態文明成爲繼物質文明、政治文明以及精神文明之後的第四大文明,許多研究者越來越注重對生態文明領域的探索,構建了生態文明哲學的基本原理  ,形成了生態文明哲學。由於社會發展的歷史性以及時代主題的差異性 ,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並未對生態文明領域原理做出詳細的論述,使得這一領域成爲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論述哲學基本原理的空場,即當時的哲學原理在人與自然的關係論述上只是重點強調人的能動性,而非自然規律的客觀性,即充分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在尊重客觀規律的基礎上,充分利用自然爲人類造福 。這一原理的着眼點是人類社會的利益  ,而非對生態文明的建構 ,即保護自然環境、維護生態文明 。然而 ,隨時社會不斷髮展,將經典原理與當下現實相聯繫 ,經典作家的這一哲學原理便顯現出一定的侷限性 ,需要進行不斷的拓展與完善。

                  隨着經濟全球化趨勢的不斷增強,當代社會發展過程中出現了許多新情況,遇到了許多新問題,也積累了許多新經驗  ,作爲反映時代精神的當代哲學自然也就要取得諸多新成果。當代哲學的具體研究成果 ,既包括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研究成果,也包括西方哲學的研究成果等 。近幾年 ,學術界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研究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如以張一兵等研究學者爲代表的回到馬克思的文本研究引人注目 。此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以及其他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也碩果累累 。與此同時 ,當代西方哲學研究也不斷增強與當代社會發展的適應性 ,其研究更加註重對現實存在的理論提升 ,研究側重點聚焦於現象學、生命哲學、分析哲學等方面 ,研究理論由包羅萬象向具體細化轉變  ,以增強對具體社會實踐的指導作用 。在衆多的當代哲學研究成果中,選擇哪些哲學研究成果進行大衆化理論概括 ,即在經驗概括的基礎上,結合理論的演繹解釋 ,將當代哲學研究成果提升爲哲學教科書中的基本原理,這是教科書編寫的一大難題 。教科書編寫不僅應該選擇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最新研究成果 ,也應該吸收其它形式哲學的研究成果 ,因爲 ,馬克思主義哲學雖然是中國社會的主流意識形態,但它既不是凌駕於其他思想形態之上的思想霸主,也不是封閉的自我發展體系,相反 ,它是一個開放的體系。衆所周知 ,中國整個哲學界的學術成果,尤其是研究中國傳統哲學的學術成果,根植於深深地烙印在了中國人民思想深處的思維方式和思想形態  ,對教科書的意義不容忽視。換言之,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教科書,一定要體現中國思想界的學術成果 ,教科書只有體現了反映在中國哲學界學術成果中的這些思想 ,才能更好地展現中國人民熟知的思維方式”[9] 。由此可知 ,當代哲學研究的優秀成果都應該在哲學教科書中得到適當的、儘可能充分的反映 。然而 ,由於個人思維方式以及個人實踐經驗的差異性,不同研究者對當代哲學研究成果存在不同認識,不同研究者對於將何種研究成果提升爲教科書基本原理存在不同看法。對於研究成果理論概括的選擇難以達成一致性理解 ,造成了當代哲學研究成果的理論概括侷限。除此之外,將哲學中專業性語言概括爲教科書語言也存在一定的困難,因爲哲學語言往往晦澀難懂,而教科書編寫語言卻要求在保證語言邏輯準確的基礎上實現語言的通俗易懂,這就要求研究者必須具有紮實的云顶集团知識,以及深厚的語言功底 ,能夠將專業語言通俗化 。

                  哲學思想來源於現實生活世界,但又高於現實生活世界  。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的思想內容離不開當下中國社會的現實生活 ,哲學教科書的作者在撰寫哲學教科書時,不僅要向人民羣衆傳授哲學基本觀點和基本思想,更要將當下時代的時代精神上升爲理論,即必須反映與時代精神相一致的思想觀念的創新。當今中國社會正處在現代化建設的關鍵時期 ,它內在地要求人們從理性的高度來判斷中國社會的歷史方位,澄明社會發展的價值前提  ,反思未來發展的可能道路,也即是說 ,創建當代中國自己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 ,乃是中國人反思自己的生命歷程、理解自己的生存境域、尋找自己未來發展道路的內在要求和迫切需要”[10] ,這就是說  ,中國的現實社會狀況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實踐  ,可以爲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概括和提升出諸多哲學原理,現實生活實踐也需要不斷創新和發展的哲學理論來作爲自己的指導思想。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原理(第五版)》一書中 ,編者就準確把握住了時代脈搏、依據現實生活凸顯出的問題,創新了教科書的理論體系。這一教科書認爲 ,有些觀點在經典作家那裏有所論述  ,但又未充分展開、詳盡論證,而當代實踐和科學的發展又日益突出了這些問題,使之成爲迫切需要解答的熱點問題。對這樣一些觀點,應以當代實踐和科學爲基礎 ,深入探討、充分展開、詳盡論證、使之成熟、完善 ,上升爲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觀點 。爲此,《原理》第五版增加了傳統文化與社會現代化、非理性因素在認識中的地位和作用這樣一些內容”[11]。這表明 ,教科書作者能夠在社會發展、國家建設、生活實踐等基礎上 ,概括和提升出諸多哲學理論 。這些理論的豐富和發展是與當下社會歷史條件和實踐活動的開展相聯繫的。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圍繞“什麼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這個根本問題,經過人民羣衆、專家學者、國家政府等無數人的不懈努力 ,不斷積累和總結經驗、教訓,使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得到了極大的豐富和發展 ,並且始終在豐富和發展。當然,理論提升是十分困難的,因爲 ,教科書作者不僅要把社會發展、實踐活動、生活經歷中積累總結的經驗、規律等提升爲哲學理論,並用哲學語言將其闡述出來,還要儘可能地讓大多數普通羣衆能夠準確理解、把握和運用哲學理論,這就對教科書作者的學術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

                    

                  註釋:

                  [1]李秀林、王於、李淮春:《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原理(第五版)》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4年 ,“第五版說明”:第1-2頁;

                  [2]李秀林、王於、李淮春:《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原理(第五版)》,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4年  ,“第五版說明”:第3頁;

                  [3]任平、曹典順、李惠斌:《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2012)》,北京:中央編譯局出版社,2012年,第236頁;

                  [4]孫正聿:《三組基本範疇與三種研究範式——當代中國馬克思哲學研究的歷史與邏輯》,社會科學戰線 ,2011年第3期 ;

                  [5]任平、曹典順、李惠斌:《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2014)》,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 ,第5頁 ;

                  [6]《列寧選集》第18卷 ,北京:人民出版社,1988年,第323頁  ;

                  [7]《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5年,第284頁  ;

                  [8]任平、曹典順、李惠斌:《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2012)》 ,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 ,2012年 ,第24頁 ;

                  [9]任平、曹典順、李惠斌:《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2012)》 ,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2012年,第13頁 ;

                  [10]白剛:《理論自覺與範式轉換——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自我建構》,載《當代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2012)》,2012年 ,第239頁 ;

                  [11]李秀林、王於、李淮春:《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原理(第五版)》,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4年,“第五版說明”:第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