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nobobiow"></kbd><address id="nobobiow"><style id="nobobiow"></style></address><button id="nobobiow"></button>

              <kbd id="4fw77k1b"></kbd><address id="4fw77k1b"><style id="4fw77k1b"></style></address><button id="4fw77k1b"></button>

                      <kbd id="z0gi8cqo"></kbd><address id="z0gi8cqo"><style id="z0gi8cqo"></style></address><button id="z0gi8cqo"></button>

                              <kbd id="ken4adv1"></kbd><address id="ken4adv1"><style id="ken4adv1"></style></address><button id="ken4adv1"></button>

                                      <kbd id="kvkmruuj"></kbd><address id="kvkmruuj"><style id="kvkmruuj"></style></address><button id="kvkmruuj"></button>

                                          云顶集团

                                          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範式的歷史與現狀(馮建華、莊友剛)

                                          發佈時間: 2013-12-15    文章作者:     瀏覽次數: 245

                                          哲學範式根本上是一種思維方式,通過研究的視角、路徑、方法、規範規則等方面展現出來,哲學範式這一術語雖然來自庫恩 ,但是在庫恩那裏 ,除了指上述含義之外,還包括哲學信念、規範體系、核心理論觀點的含義 ,範式革命和範式轉換意味着理論內容和形態的完全斷裂、範式之間的關係是不可通約的。我們這裏所用範式一詞是對庫恩術語的借用 ,具體內容與庫恩有很大差異,其含義主要指前面的方面,我們所說哲學範式的轉換吸收了庫恩的整體創新和突破的含義 ,但主要指思維方式的轉換,表現爲研究視角、研究路徑、研究規範規則、研究方法等方面的轉換與創新,不同範式之間不是完全斷裂和不可通約,而是存在着相互影響、滲透、交叉。我們這裏所說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有兩個含義:一是指研究的視域、路徑、方法、規則,不包括核心理論觀點和理論形態 ,這是指嚴格意義上的範式涵義 ,是在獨立學科和學科交叉意義上使用,這是本文所用的主要涵義 。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中的多種範式就是指多種多元視域、多種方法、多樣路徑,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範式是其中一種主要研究視域、路徑和方法。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在其歷史發展中形成了八種主要研究範式:教科書範式、哲學史範式、文本文獻範式、對話範式、中國化範式、部門哲學範式、反思問題學範式、出場學範式等。二是在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範式內部的二級範式 ,它由核心理論觀點和研究方法綜合構成,是一種較寬泛的範式涵義 ,指同一學科內部的不同理論派別,包括了理論核心觀點、理論形態的內容  ,馬哲史研究範式內部又存在着多種二級範式,如人學範式、文化哲學範式、實踐詮釋學範式、生存論範式、文本歷史與邏輯分析範式等等。如不做特別說明,本文所用範式一詞主要指其第一種涵義 。

                                          在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發展進程中,各種範式是逐漸產生和獨立出來的 ,而且還有可能產生新的研究範式 ,每一種研究範式既有其獨特優勢,也帶有自身的欠缺與不足,不同研究範式之間既相互區別  ,又相互交叉、相互補充,共同推動了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繁榮和發展 。每一種研究範式在其發展中會不斷改進並完善自身,形成各自獨特的歷史發展道路 。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是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中一個基本研究範式,在其30年的發展中,形成了別具風格的歷史發展之路,在與其它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的比較中顯示出自己的獨特之處 。在2011年底前的三年中 ,馬哲史研究範式又取得了並孕育着進一步的突破,顯示出一個新階段的開始。

                                          一、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範式的誕生和研究特點

                                          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範式的形成和發展肇始於上世紀80年代初 。學界的共識是,1981年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由中山大學哲學系編寫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稿》被看作是是我國第一部馬克思主義哲學史著作 ,它標誌着作爲一個新學科和新研究範式的誕生。從理論上深入分析,還必須揭示出馬哲史範式和其他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產生的共同基礎 ,必須回答過去開設的馬克思主義原著課程和原著選讀教材爲什麼不能算作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範式研究 ?上世紀八十年代之前 ,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原理研究是否直接就是一個獨立的教科書範式研究?馬哲史研究範式和其他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的區別是什麼 ?

                                          首先,在理解一個獨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的產生標準、形成條件時,不能簡單把研究範式等同於學科 ,更不能把自發存在的相關課程建設作爲研究範式本身 。我們認爲所有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產生的根據在於:自覺地批判和反思一個共同對象,朝向一個共同目標 ,即批判、力圖突破傳統蘇聯式哲學教科書這個唯一體系和形態,根據時代和歷史的變化建構出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時代和民族形態、以體現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本真精神 。從教科書研究角度說 ,它的根本目標在於總體呈現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的概貌,以便給我們提供一個學習和把握的明確對象 ,然而在不具有上述特徵和內容時 ,儘管存在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學科 ,存在着許多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教材、存在着種種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研究 ,但不能稱之爲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範式研究  ,因爲之前所作的一切研究都隸屬於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這個教科書體系,不能逾越這個界限,都是在採取各種形式來論證這一體系 。當然必須承認傳統蘇聯化的哲學教科書體系在學習、宣傳和傳播馬克思主義哲學方面起到了不可磨滅的歷史作用 ,但是它的最大缺陷在於:忽視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時代性、發展性、民族性 ,把符合革命和戰爭特定階段和計劃經濟特定時代的哲學理論、體現蘇聯特定民族文化傳統的哲學形態固定爲普遍適用於一切時代、一切歷史階段、一切民族文化的唯一正確形態 ,從而背離了歷史唯物主義的根本原則、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本真精神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 ,伴隨着改革開放時代的到來 ,現代西方哲學思潮、西方馬克思主義思潮的涌入 ,爲了突破與時代不相適應的蘇聯教科書僵化體系 ,馬哲界開始重新編寫馬克思主義教科書、重新建構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體系和形態 ,進入“教科書改革時代” ,它產生了許多積極成果:傳播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許多新觀點、新理解、新理論 ,建構了實踐唯物主義哲學、實踐哲學、實踐本體論哲學、廣義歷史唯物主義哲學、交往實踐的歷史唯物主義哲學等各種哲學形態,打破了單一教條化的蘇聯教科書體系,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範式研究真正確立起來,全國出版了幾百種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教科書,出現了一大批研究成果 ,推動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蓬勃發展。

                                          對於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來說,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之前 ,它不象原理教科書那樣作爲獨立的學科,它沒有系統的教材、課程 ,只是以經典作家原著選讀課程等形式涉及到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內容,談不上是獨立的馬哲史範式研究 ,只是自發地以萌芽形式存在 。這種萌芽之所以沒有發展成爲自覺的研究範式,究其根源,在於深受蘇聯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模式的影響 ,教條主義盛行,存在着一系列深層缺陷  ,主要體現在其性質和作用的附屬性、方法的悖謬性、視野的封閉性、思維的僵化性、理論形態的封閉性和神聖性 。性質和作用的附屬性:馬哲史研究的性質是證明蘇聯教科書原理體系正確性的手段 ,其地位和作用是附屬於教科書體系的研究,只具有論證手段的價值  ,不具有獨立研究的價值 ,因而也就不可能成爲獨立的研究範式;方法的悖謬性:採用現成的教科書原理反過來註解馬克思主義哲學史 ,而不是遵循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成、發展的內在邏輯 ,歷史地呈現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真實面貌、本真精神,得出相應的理論結論,因而是一種倒果爲因的悖謬性研究方法 ;視野的封閉性:指缺乏自覺的解釋學意識,不能合理地看待經典作家的思想關係 ,馬、恩、列、斯、毛被視爲同一個人 ,理解了列寧也就理解了馬克思  ,理解了毛澤東也就理解了列寧 ,這就無法真正以“史”的眼光來審理馬、恩、列、斯、毛的思想關係 ;思維的僵化性:馬克思、恩格斯之後 ,政治領袖的理解是唯一正確的理解,凡是與列寧觀念不同的思想一律被掃入非馬克思主義、反馬克思主義或者修正主義的行列,把西方馬克思主義哲學列爲非馬克思主義、反馬克思主義的行列 ,排除了政治領袖之外的各種理解 ,同時又遮蔽了政治領袖思想之間的歷史間距,難以歷史地研究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形成、發展 ;理論形態的封閉性和神聖性:斯大林創立的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哲學形態是唯一正確的馬克思主義哲學 ,它是神聖的 ,是普遍真理 ,是跨時空、跨地域的 ,已經形成就不可能再發展 。這種被神聖化、封閉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就不可能隨着時代而發展、創新、創造新形態  ,後人也不可能研究馬克思主義哲學不同發展形態的規律,馬哲史的研究範式必然被排除在人們的視野之外。

                                          其次,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範式研究不同於教科書範式研究,具有自身獨特的特點和不可替代的作用。

                                          教科書範式研究可以直接建構起具有一定原著基礎、體現出時代特徵和滿足政治需要的原理體系 ,可以使人們比較方便、全面地瞭解哲學理論的基本內容和結論 ,但是它存在一個深層問題和缺陷:難以真正體現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的歷史生成性 ,脫離馬克思主義哲學本身形成、發展、創新、拓展的歷史過程,靜態地建構和闡述其基本理論 ,使建構出來的不同理論體系帶有一定現成性,難以歷史地展現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發生、發展過程 ,具體表現在:第一  ,教科書範式難以有效區分馬克思的馬克思主義思想和非馬克思主義思想。儘管口頭上也能強調區分馬克思思想發展的成熟時期和不成熟時期,但是在實際的研究和敘述中經常又無視這種差別,“可以不加任何歷史性特設說明就從《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的第1卷同質性地引述到第50卷”。第二,忽視了馬克思主義哲學具體理論觀念的歷史發展性,不僅忽視了馬克思、恩格斯在不同歷史時期對理論的深化、表述的修正  ,而且忽視了經典作家之間思想的歷史間距 ,對他們的思想進行完全同質化的理解、同質化的裁減和同質化的表述,由此造成許多問題和邏輯矛盾  。第三,不能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演變的內在邏輯進行深入研究 ,難以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經典形態與各種馬克思主義哲學新形態的關係、馬克思主義哲學各新形態之間關係的歷史邏輯研究 。或者簡單拒斥馬克思主義哲學新形態 ,視之爲非馬克思主義;或者簡單照搬,視之爲真正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態 ,使馬克思主義哲學蒙上了突兀的、先驗的和獨斷的色彩。隨着教科書研究範式問題和欠缺的日益暴露,理論界越來越意識到不僅要呈現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大廈本身 ,還必須研究和了解理論大廈的建構進程 ;不僅要了解這座大廈是什麼樣的 ,還要了解這座大廈爲什麼是這樣的 ,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維護這座大廈,完善這座大廈。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範式的產生和發展因此具有不可替代的獨特價值。

                                          二、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範式的研究方式和研究領域

                                          在創立和發展的進程中,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首先形成了以北京大學(以施德福、黃楠森、許全興等爲代表)、中國人民大學(以陳先達、莊福齡、靳輝明等爲代表)、中國社會科學院(以馬澤民、徐崇溫、林利等爲代表)、南京大學(以孫伯鍨等爲代表)、中山大學(以劉嶸、高齊雲、葉汝賢等爲代表)、復旦大學(以餘源培、金順堯等爲代表)等高校和科研單位爲主要研究中心的研究格局。此外 ,在上世紀80年代  ,黑龍江大學的張奎良,安徽大學的金德隆、任吉悌 ,武漢大學的王蔭庭、徐瑞康、雍濤 ,廈門大學的商英偉,吉林大學的張念豐,中央編譯局的杜章智等,都爲該學科的發展做出過重要貢獻 。隨着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進一步發展 ,該學科的研究隊伍不斷壯大,研究人員的地域分佈也日益普遍化  ,各大高校哲學系普遍開設了馬克思主義哲學史課程 。但是從總體上看,上述研究機構仍然是當前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具有代表性的主要中心重鎮 。

                                          就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範式的具體研究方式而言 ,儘管學者們努力的方向各有側重,但都圍繞馬克思主義哲學創立和發展的歷史邏輯這一根本目標展開。概括而言,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形成了通史研究、斷代史研究和分類史或專題史研究等幾種主要的研究方式和研究領域。

                                          通史研究是對馬克思主義哲學創立和發展的歷史進程的總體把握。儘管各種通史類著作在敘述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史的分期時間和標誌不盡相同  ,但都力圖闡明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整體歷史線索而不是侷限於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特定歷史階段。我國最先出版的幾部馬克思主義哲學史著作都是通史類著作。通史類研究也貫穿了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目前爲止的全部發展歷史 。各個時期代表性的作品主要有:80年代的如中山大學哲學系編寫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稿》、中國人民大學馬列主義發展史研究所主編的《馬克思恩格斯思想史》、孫伯鍨主編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七所大學聯合編寫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葉汝賢、何梓焜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史》等;90年代的如李恆瑞等撰寫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新編》、黃楠森等主編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8卷本)、莊福齡等主編的《馬克思主義史》等 ;新世紀以來的如餘源培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與歷史》、安啓念主編的《新編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史》、侯惠勤主編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歷史與現狀》、何萍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教程》、吳元粱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態的演變》等,其中1996年出版齊全,由黃楠森、莊福齡、林利主編的8卷本《馬克思主義哲學史》是我國老一代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家創立的一座豐碑 ,也是迄今爲止世界上篇幅最長、最爲齊全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著作。

                                          斷代史研究以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史上某個特定時期爲研究界限,從而在研究方式上帶有專題研究的某種特點 。從現有的著作狀況來看,斷代史研究的直接目的有二:一是整體呈現某一經典作家的哲學思想狀況或者經典作家思想發展的特定階段的哲學思想狀況 ,前者比如徐琳的《恩格斯哲學思想研究》、陳先達的《走向歷史深處———馬克思歷史觀研究》、李硯田、楊庭芳、塗贊墟合著的《列寧哲學思想概論》,後者如陳先達和靳輝明合著的《馬克思早期思想研究》、孫伯鍨的《探索者道路的探索———青年馬克思恩格斯哲學思想研究》 。二是針對以往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中被忽視、遮蔽、誤解、扭曲甚至背離的部分給予斷代性的重新整理 ,或者是針對由於時代發展的原因在以往的馬哲史著作中沒有含蓋的歷史時代進行斷代性的建構和呈現 。前者比如姚順良主編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從創立到第二國際》 ,後者比如劉懷玉、張傳平主編的《當代馬克思主義哲學史》 。兩種研究目標都是在儘可能全面佔有思想材料的基礎上形成並貫徹著者本人的特定理解 ,堅持“史”、“論”結合 ,比較而言,前者更側重於著者本人的獨特觀念和理解 ,後者則更側重於已有研究觀念和材料的彙集 ,側重於事實材料的整理和呈現。

                                          分類史或專題史研究是以馬克思主義哲學特定理論部分、理論方面爲研究對象,全面呈現這一理論部分、理論方面總體面貌和歷史發展進程。分類是認識的條件 ,分類史或專題史研究是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專門化和細緻化 。關於分類史或專題史研究  ,我們需要注意幾個方面:第一 ,專題史研究是大多數研究者所致力研究的基本方向,已出版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範式著作大多屬於分類史或專題史的著作。第二 ,與其它兩種研究方式相比較,專題史研究方式出現稍晚。1981年中山大學哲學系編寫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稿》是我國第一部馬克思主義哲學史著作,1983年陳先達和靳輝明合著的《馬克思早期思想研究》不僅是我國學者研究青年馬克思的開山之作,也是我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中的第一部斷代史著作,1984年黃楠森的《〈哲學筆記〉與辯證法》和1985年葉汝賢的《唯物史觀發展史》則是比較早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中的專題史著作  。在整個80年代,專題史研究在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中並不佔主流地位  ,只有《唯物史觀發展史》、《〈哲學筆記〉與辯證法》以及王東的《辯證法科學體系的“列寧構想”》等少數幾部代表性的著作。90年代以後 ,專題史研究佔據了馬克思主義哲學史著作的主要部分,不僅第一代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家留下了一大批專題史類的力作 ,新生代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者更是把主要精力投向了專題史的研究。第三 ,專題史研究更強調立足於當代問題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史上的有關理論和問題進行新的解讀 。這在新一代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學者中更爲明確地表現出來。典型的作品諸如葉險明的《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與現時代》、豐子義等的《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與全球化》、劉森林的《馬克思發展理論的當代價值》、任平的《當代視野中的馬克思》、吳曉明的《形而上學的沒落———馬克思與費爾巴哈關係的當代解讀》、俞吾金的《問題域的轉換———對馬克思和黑格爾關係的當代解讀》等等 。第四,專題史的研究具有明顯的綜合性、交叉性特徵  。這裏的“交叉性”不僅指專題史研究方式與通史、斷代史研究方式的交叉——比如,馬澤民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前史》、趙仲英的《馬克思早期思想探源》、高齊雲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原生形態探微》等著作即可以視爲專題史研究著作也可以看作是斷代史研究的著作,更要注意的是與馬克思主義哲學其他研究範式的交叉性——比如黃楠森的《〈哲學筆記〉與辯證法》就同時可以看作是文本文獻研究範式類的著作 ,韓慶祥的《馬克思人學思想研究》既可以當作專題史類著作看待又可以視爲創新領域範式的代表性作品。這種“交叉性”一方面表明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範式中這幾種主要的研究方式並不是截然分開 ,而是相互聯繫、相互補充 ,不能對它們進行絕對化理解 ;另一方面也暗示了當代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一個基本走勢:當代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中每一種研究範式都具有各自的優勢和欠缺  ,只有互相取長補短才能更加合理地深入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當代發展 。

                                          三、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範式的發展階段 

                                          30年來,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範式發展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學習模仿蘇聯模式到自主創新、從封閉教條到開放發展的歷史進程。大致上說 ,每個十年構成了一個具有明顯特點的發展階段 ,80年代的興起與繁榮、90年代的困境與探索、新世紀的復興與創新 ,成爲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學科發展的基本寫照 。

                                          第一階段,20世紀80年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範式的興起與蓬勃發展。由於特定歷史時代的影響,新中國建立以後相當長一段時期內,淵源於蘇聯的教科書研究成爲研究、理解和宣傳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唯一方式 ,其他研究方式都附屬於教科書原理體系研究,只充當教科書原理的論證工具 ,沒有獨立存在的地位。隨着對蘇聯教科書體系問題和矛盾的深入反思,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範式應運而生 。80年代 ,涌現了一大批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理論家,他們詮釋了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基本問題域,闡明瞭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基本理路 ,構建了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範式的基本理論體系、基本的觀點體系和分期體系 。從哲學史的視角審理和反思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成爲一種潮流 。許多高校先是在研究生中接着在云顶集团和政治教育專業的本科生中開設了馬克思主義哲學史課程  ,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學科呈現一派蓬勃發展的欣欣向榮景象  。就研究方式而言,80年代以通史和斷代史研究爲主,着眼於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整體歷史進程 ,力圖呈現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整體歷史概貌 ,在此基礎上以斷代史的形式深化特定階段的研究,比如青年馬克思恩格斯思想的研究 。

                                          儘管中國馬哲史研究範式是在批判教科書原理基礎上產生,雖然它力圖突破教科書體系、蘇聯馬哲史研究模式的影響 ,擺脫過度政治化、政策化的特點,在一些具體觀點上也得出了許多確實不同於蘇聯馬哲史研究的結論  ,馬哲史研究作爲一種獨立的研究範式 ,也不再是附屬於教科書範式的工具,但是在深層的研究模式和基本的方法論、在馬克思主義哲學史觀、在對待西方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的評價等方面 ,80年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理論體系的建構仍然處於蘇聯研究模式的影響之中、並沒有實現根本突破 。具體表現在:第一,領袖中心的理論立場。馬克思、恩格斯之後,政治領袖人物的馬克思主義哲學觀念成爲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唯一合理形態 ,與之不同的其他各種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總體上被排除在馬克思主義哲學史視野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史僅僅成了經典作家思想演變、發展和繼承的歷史 。第二,形成了單一發展或單線進化的理論觀念。雖然也強調馬克思主義哲學隨時代而發展,卻忽視和否定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多元性 ,不承認西方馬克思主義、北美生態學馬克思主義屬於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形態,在通史研究中也不把它們納入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史的範圍中 ,馬克思主義哲學史變成了一元、線性的發展史 。第三,經典著作解讀的研究模式影響過重  ,由於沒有納入西方馬克思主義等多種哲學思潮,因而缺乏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內在邏輯和敘述主線的挖掘。第四 ,重政治歷史因素而輕哲學內在邏輯的理論傾向 。在堅持以歷史與邏輯統一、理論與實踐統一的原則來研究和敘述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史的時候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線索被過分突出  ,過多地強調政治社會現實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影響,沖淡和忽略了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內在邏輯的清理和呈現。

                                          第二階段 ,上世紀90年代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困境與探索。80年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特點是由當時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研究水平和認識水平決定的 。一方面,馬克思、恩格斯的許多著作並沒有整理出版,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缺乏充分的文獻基礎  ,而蘇聯理論界在這方面則有着巨大的優勢;另一方面  ,從歷史上看蘇聯東歐的馬克思主義研究對於我們一直保持着領先的優勢 ,我們總是在學習、追蹤蘇聯東歐社會主義陣營的研究成果   。蘇聯的研究仍然是我們一時無法擺脫的理論依賴 。在蘇東解體之後 ,這種片面的追隨與依賴給我們造成了巨大了理論困境。比如,在一元線性進化的馬哲史觀和領袖中心論的影響下,我們缺乏與西方學界缺乏真實有效的互動與交流,通常是片面否定一切西方哲學、對西方馬克思主義也是一概批判  ,過度政治化、政策化、意識形態化又使它缺乏真正的學術獨立性、學術規範性 ,因此 ,在其進一步發展中潛藏着的危機 ,一旦外部環境發生重大變化  ,就可能直接導致危機成爲現實 。上世紀九十年代前後外部環境的確出現了大變動 ,從國際上講,蘇東劇變這一重大歷史事件對整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造成重大沖擊 ,使傳統蘇聯馬哲史研究模式失去了合法性基礎;從國內上講,上世紀九十年代處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社會,也使傳統研究模式和觀點體系的現實根基發生了動搖 ,一時間 ,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下降 ,馬哲史研究中 ,許多研究人員流失 ,隊伍嚴重萎縮,研究成果減少 ,質量降低。另一方面 ,西方哲學、西方馬克思主義、甚至西方馬克思學成爲馬哲界的主流話語 ,從蘇聯教科書體系作爲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唯一形態 ,轉變到把西方馬克思主義奉爲真正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態,從對西方馬克思主義的一味批判 ,轉向盲從,這讓我們進退失據 ,不知所措 ,喪失了客觀、正確的立場 。對蘇聯馬哲史研究模式的追隨與失落 ,對西方馬克思主義由批判到盲從,巨大反差造成了一段時期內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困惑、迷茫、彷徨與掙扎,然而又正是這樣的困境促使新、老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家們不斷反思以往研究模式的弊端 ,努力探尋一種新的哲學史研究和敘事類型。實際上 ,這些問題在80年代已經引起了第一代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家的關注和思考 ,因此在90年代伊始他們就完成出版了突破80年代研究特點的開創性著作 ,代表作品是1990年陳先達等的《被肢解的馬克思》和孫伯鍨等的《西方“馬克思學”》 。張一兵在90年代末出版的《回到馬克思》一書  ,自覺地對從方法論角度對流傳於我國馬哲史研究中的蘇聯研究模式進行了系統反思,着重批判了其目的論預設、線性進化論、領袖中心論的方法論,強調馬哲史研究的學術規範性 ,並且運用新的理論資源、採用新的研究方法、開拓出新的研究領域,一方面它是文本文獻學這一新的研究範式創立的標誌  ,另一方面也是馬哲史研究範式走出困境,迎來新階段的標誌 。縱觀整個90年代,新、老兩代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家在困境中的探索可以從三個方面給予描述,這也構成了90年代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基本特點:第一,深刻反思了蘇聯研究模式的弊端 。蘇東劇變顛覆了蘇聯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模式的合法性基礎,也打破了意識形態的禁錮 ,傳統研究模式的弊端得到了逐步的洗滌和清理 。第二 ,學術與政治關係的重思 ,優化學術生態。學者們普遍意識到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不能陷於爲現實政策尋求哲學史根據的狹隘政治實用主義窠臼 ,學術研究和現實政治行動的邊界需要得到有效澄清,需要辯證看待學科研究的現實感與學科自身獨立的學術定位的關係。第三,學科視野逐步打開,學術包容性不斷增強。特別是隨着對西方馬克思主義以及現代西方哲學研究的深入 ,使得該學科研究獲得了新的推動力。也正是在這樣的發展進程中 ,新一代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學者逐步成長起來。在新、老兩代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家的努力下  ,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逐步走出了困境。

                                          第三階段,新世紀以來的復興與創新 。在經歷了90年代的彷徨與掙扎之後 ,進入新的世紀,我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借鑑當代西方各種社會思潮 ,吸收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最新成果,以研究方法論的突破爲引擎 ,形成新世紀我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新的模式、機制、格局 。首先,進一步突破蘇聯一元化的馬哲史研究模式 ,在馬哲史研究範式內部,建構多種馬哲史的研究範式,如人學範式、危機與重建範式、實踐詮釋學範式、生存論存在論範式、文化哲學範式、邏輯分析範式、文本邏輯與歷史分析範式等,呈現爲多元研究範式並存的局面(此處的範式指馬哲史範式內部的二級範式 ,它的含義主要指哲學核心理論觀點、哲學形態 ,兼有研究方法和路徑的含義——筆者注) 。其次,傳統模式的弊端被進一步清理 ,以原理反註文本的侷限逐步被克服,傳統研究方法論上的目的預設論痕跡被清除 ,真實地再現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發生史。再次,以一種更加開放的視野來審理馬克思主義哲學發生和發展的歷史,對西方學界的觀念不僅不再是簡單否定或進退失措  ,研究方式上也不再侷限於翻譯、介紹和評述,而是以更加合理的姿態來借鑑、消化、利用並創新中超越西方學界的馬克思主義哲學觀念,把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推向了一個新的階段 。第四,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中的本土性和時代性特徵被進一步突出  。儘管存在着“回到馬克思”和“讓馬克思走入當代”之間的爭論,但實際上殊途同歸,都意在強調在新的時代條件下重新理解和建構馬克思主義哲學發生和發展歷程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文本文獻學研究範式的出現及其對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意義。文本文獻範式突破了簡單地依靠翻譯的二手文獻和公開出版的馬克思的基本著作來進行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框架,越來越多地關注馬克思生前沒有發表的手稿、筆記中的哲學思想 ,這不僅開闊了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視野和思路 ,也進一步地夯實了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學術基礎 。這裏還需強調一點 ,90年代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學者成爲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主力軍,而更加年輕一代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學者也逐步成長起來,以張雲飛的《跨越“峽谷”———馬克思晚年思想與當代社會發展理論》、唐正東的《斯密到馬克思》、劉森林的《馬克思發展理論的當代價值》、聶錦芳的《清理與超越———重讀馬克思文本的意旨、基礎與方法》、吳家華的《理解恩格斯———恩格斯晚年歷史觀研究》、仰海峯的《形而上學批判———馬克思哲學的理論前提及其當代效應》等著作爲代表反映了青年一代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學者的努力和勃勃生機。

                                          四、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範式的研究現狀及其特點 

                                          截止到2011年底的最近三年間 ,馬哲史範式的研究取得了重要進展  ,已經初步實現並孕育着進一步的突破 ,呈現出又一個新階段的雛形 ,筆者認爲當前的馬哲史研究現狀呈現出以下特點:

                                          首先 ,當前的馬哲史範式研究以通史領域的突破、某些被遺忘和扭曲的斷代史填補爲標誌。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期,中國馬哲史研究範式的標誌性成果主要體現在通史、斷代史領域中 ,而到九十年代後期至新世紀前十年其標誌性成果主要體現在專題史領域 ,通史研究相對沉寂,主要是延續以往的研究模式和內容,沒有重要突破 。而近三年通史研究取得了重要突破,以何萍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教程》(2009年) ,吳元粱主編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態的演變》(2010年) ,張一兵主編的《馬克思哲學的歷史原像》(2009年)爲代表,尤其是前者,在研究方法、敘述體例、敘述原則、研究範圍等方面全面突破了以往馬哲史通史著作的模式 ,較徹底地消除了蘇聯馬哲史研究模式的影響和痕跡 。在傳統馬哲史觀、傳統研究模式的影響下 ,第二國際等階段基本被遺忘、遮蔽、甚至被嚴重歪曲 ,姚順良主編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從創立到第二國際》(2010年) ,劉懷玉、張傳平主編的《當代馬克思主義哲學史》(2010年)兩本著作填補了這一薄弱的領域 ,使斷代史領域的研究也取得了重要進展  。

                                          其次 ,通史研究的突破以重新評價“西方馬克思主義”爲突破口 。對西方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性質和理論定位,我國馬哲史研究者的態度經歷了一個很大變化:八十年代認爲西方馬克思主義不是馬克思主義、或者是反馬克思主義 ,即“西馬非馬、西馬反馬” ,因此馬哲史通史著作把西方馬克思主義拒絕在外;隨着大量西方馬克思主義譯介著作的傳入、出版,九十年代中期開始 ,“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概念被提出來 ,使得通史著作的敘述內容納入了西方馬克思主義哲學,但又迴避了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性質定位 。新世紀以後 ,通史著作不僅納入了西方馬克思主義的內容 ,而且承認它是馬克思主義哲學在西方社會的發展。當前的研究對於西方馬克思主義有以下突破:首先,關於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性質方面 ,認爲西方馬克思主義是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態,因此  ,西方馬克思主義不再作爲批判對象,也不再作爲某一國家某個馬克思主義哲學派別,而是馬克思主義哲學有機組成部分 ,是馬克思主義哲學多元發展中的一種形態 ,是馬克思主義哲學內部不同於東方馬克思主義哲學傳統的另一種哲學傳統 。其次 ,反思了“國外馬克思主義”概念,九十年代提出的國外馬克思主義概念是基於一元、線性發展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觀,它模糊了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性質,含有否定的意義 ,因此主張用“西方馬克思主義哲學”概念取代它,以表明它作爲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獨立形態,表明一種多元、開放、世界性發展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觀 。再次,在它的帶動下 ,馬哲史通史著作的內容極大豐富 ,先後納入了第二國際的一些傑出馬克思主義哲學家的思想(如拉法格、拉普里奧拉、普列漢諾夫)、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早期思想家的思想(如李大釗、陳獨秀、李達、瞿秋白),並且以國別史的方式納入了20世紀80年代以後各主要國家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最後,關於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的作用方面 ,認爲它能夠爲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建構提供理論資源、理論問題、理論視野、理論觀點 。

                                          再次,當前馬哲史範式研究以新一輪方法論反思和突破爲核心 。如前所述,中國馬哲史範式研究的第三階段始於《回到馬克思》一書,它自覺反思了傳統馬哲史研究的方法論錯誤,全面清理了其目的論預設、一元線性進化論、領袖中心論三大缺陷,從而開啓了新世紀馬哲史研究的新階段,促使馬哲史範式研究走出低谷,走向復興,現在克服這些方法論缺陷已成爲馬哲史研究的共識 。在近十餘年的研究中,西方馬克思主義等內容已進入馬哲史的敘述中 ,成爲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的有機內容 ,但是它如何進入馬哲史敘述中 ?應該以什麼樣的原則、結構、體例來敘述它?在容納了西方馬克思主義等內容、建立了實踐和辯證法的理論基礎後 ,馬哲史敘述的主線、內在邏輯應怎樣確定 ?怎樣才能徹底、清晰地呈現出這一內在邏輯 ?應該說前一階段的方法論反思並沒有解決這些問題 ,導致馬哲史通史研究中仍然存在很多問題:敘述主線不清晰 ,辯證唯物主義和實踐與辯證法兩條線索並存;敘述體例、結構不協調 ,從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到毛澤東、鄧小平哲學思想的書寫結構和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書寫結構並存 ,前者主要以人物思想爲主線 ,後者卻以國別或派別爲主線;在具體人物和派別思想的敘述上不一致,時而是人物思想敘述,時而是重點著作介紹。以《馬克思主義哲學史教程》爲代表的通史著作在方法論上實現了以下突破:其一,遵循歷史與邏輯相一致方法論,強調歷史優先原則 。必須突破過去用辯證唯物主義的邏輯優先的方法論原則 ,從而把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看成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線性進化論的形成史、傳播史,把西方馬克思主義思潮等內容排斥在馬克思主義邏輯主線之外。必須首先強調歷史優先原則  ,立足於20世紀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現實歷史 ,把西方馬克思主義等思潮作爲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態  ,納入馬克思主義哲學敘述之中,只有對上面已有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家思想進行邏輯抽象,才能進一步揭示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內在邏輯和敘述主線 。其二,區分研究方法和敘述方法 ,在確立歷史優先原則基礎上 ,着重探討和建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的敘述方法 。傳統馬哲史研究中經典著作解讀模式只能歸入研究方法,只是屬於經驗的材料,歷史的東西,而非邏輯的東西、思想的聯繫。如果沒有建立起敘述的邏輯和方法 ,經驗材料不同,敘述出來的各個內容必然不協調。雖然馬哲史的敘述方法只有在研究工作結束之後才能確立 ,但是這一方法的確立本身是一個艱苦的抽象工作,必須找到敘述的邏輯起點、建立駕馭和敘述材料的基本原則。其三 ,以文化哲學爲具體研究範式(指範式的第二層含義 ,即核心理論內容和方法論的統一) ,確立馬哲史的基本研究方法 。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本性是作爲歷史理性的文化哲學,它體現爲實踐和辯證法的批判精神,在馬哲史研究方法上,就是以這一本質精神來研究它體現在不同馬克思主義哲學家個體的理論創造活動 ,在不同歷史階段、不同民族和國家的不同表現形態和傳統 。其四 ,確立馬哲史的內在邏輯和敘述主線以及相應的敘述原則,解決了馬克思主義哲學史構造的內在機制問題 ,使西方馬克思主義等內容合乎邏輯地進入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的敘述 。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史的內在邏輯是實踐和辯證法的批判精神與多元化的哲學傳統和理論形態之間的相互作用 ,這也是馬哲史的敘述主線 ,同時作爲馬哲史敘述原則,這種敘述原則表現爲三方面:一是準確描述各個哲學家的創造活動 。實踐和辯證法的批判精神不是現成的、封閉的,而是通過個體哲學家創造出來 ,研究哲學家個體的個性化思想創造,這是馬哲史敘述的基礎 ;二是以問題爲中心 ,研究不同時代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特點和哲學形態,說明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質變 ,這是馬哲史敘述的時間向度原則;三是以民族文化爲背景,研究不同國家、民族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傳統的形成、演變 ,敘述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世界化和多元化,這是馬哲史敘述的空間向度原則。這樣不僅西方馬克思主義,而且第二國際馬克思主義哲學家、英美分析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生態學馬克思主義哲學都合乎邏輯地進入了馬哲史的敘述主線中,成爲不同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態、哲學傳統 。其五,按照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的內在邏輯和敘述主線確立新的敘述體例、敘述結構 。突破了過去按照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的發展進程來編排章節結構的敘述體例、改變了以原著寫作的先後順序劃分章節的做法。其六 ,區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內史與外史 。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內史就是上述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主線和內在邏輯展開過程中創造的歷史 ,即馬克思實踐和辯證法的批判精神與多元化的哲學傳統和理論形態之間的相互作用及其所創造的歷史 ;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外史是由其內史所決定的,它具體包含兩方面內容:第一,馬克思主義哲學是建立在大機器生產爲標誌的工業和對資本主義社會形態的分析基礎之上 ,因此應當用實踐和辯證法的批判精神看待工業狀況和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變化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產生、發展的作用,說明二者之間的內在關聯。第二 ,馬克思主義哲學具有世界性,它是在融合各民族文化傳統、改造各民族的思維方式而實現其世界性發展的 ,因此必須研究馬克思主義哲學與各民族文化傳統之間的關係 。

                                          最後,當前馬哲史範式研究的宗旨和落腳點是構建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態 。作爲一種獨立的研究範式,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研究出現較晚,始於上世紀九十年代 ,它既具有重大的現實性、政治性 ,又具有較深的學理性 ,還具有一定的歷史傳承性。許多馬克思主義哲學範式研究都與它有密切關係,當前的馬哲史研究範式就自覺地以它作爲宗旨和落腳點 。與其它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相比、與馬哲史範式研究的前幾個階段相比 ,以通史領域突破爲標誌的當前馬哲史研究更爲自覺、深刻地體現出這一宗旨  ,併爲這一宗旨的實現奠定了更爲堅實的理論和歷史基礎,具體表現在三個方面:其一,爲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建構奠定堅實的理論基礎 ,由於把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本性理解爲實踐和辯證法 ,把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的發展主線、內在邏輯理解爲實踐和辯證法的批判精神與多元化的哲學傳統和理論形態之間的相互作用,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就是融合各民族、國家的文化傳統 ,改變和塑造民族思維方式的過程,因此,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馬克思主義多元化哲學形態、哲學傳統中的一元,建構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態是馬哲史研究的必然要求。其二,爲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建構奠定現實的歷史基礎 ,馬哲史範式研究作爲一種歷史研究 ,必然把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歷史過程、歷史經驗、歷史形態包含其中 ,這也是它獨特的研究優勢,從而能夠提供建構當代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態的歷史基礎。其三,爲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建構提供重要的理論資源 。由於同屬於馬克思主義的哲學形態、哲學傳統 ,又由於處於某種程度相似的歷史發展階段 ,因而在馬哲史研究中,西方馬克思主義哲學提供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建構的參考  ,使我們可以吸收其多元發展的哲學史觀,超越傳統教科書的理論視野 ;借鑑其提供的現代性、知識分子、文化批判等理論問題,充實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內容。其四,提出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建設的具體內容、具體目標,即建設具有中國特色、中國氣派、中國風格的馬克思主義哲學 。具體體現在:在研究原則上,既重視研究馬克思主義哲學對中國文化傳統的繼承,創造具有中國傳統思維方式、語言表述風格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同時研究馬克思主義哲學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改造 ,促使其現代性轉型的意義 。在理論內容上 ,重視研究“中國問題”和“中國經驗”的理論提升、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普遍性、世界性意義,擺脫單純經驗化、個別化的片面性 。

                                          上述研究現狀和特點顯示出馬哲史範式研究的一個新階段正在形成,這一新階段是以通史領域的突破爲標誌,以新的方法論(歷史與邏輯的統一性、重視敘述方法、內在邏輯的嚴整一貫性)創造爲核心、以建構當代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態爲目標而引發的。儘管還存在一些爭議和不同意見,如在馬哲史通史研究中是否只能用文化哲學的核心範式?文化哲學的核心範式是否存在缺陷 ?是否還有可能使用其它核心範式來構造馬克思主義哲學史 ?但這都是在上述新的方法論層面上的問題 ,在這一新方法論層面上,馬哲史範式將會展開深入研究,這預示着不久的將來,能夠誕生出以其它核心範式來書寫的馬克思主義哲學通史和更加細緻的斷代史著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