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qxu1xt3d"></kbd><address id="qxu1xt3d"><style id="qxu1xt3d"></style></address><button id="qxu1xt3d"></button>

          云顶集团

          作爲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的部門哲學(於桂鳳)

          發佈時間: 2013-12-15    文章作者:     瀏覽次數: 170

          改革開放以來 ,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創新的一個突出表現 ,就是在關注、反思和解答各種重大現實問題的過程中 ,形成了人學、經濟哲學、文化哲學、社會哲學、政治哲學、價值哲學等諸多部門哲學。這些部門哲學對新時期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繁榮產生了重要影響 ,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不斷髮展的重要生長點,也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綜合創新的一個重要範式 。全面梳理部門哲學的興起與發展,深入分析其基本特徵 ,客觀評價其學術價值與理論不足,準確把握其未來走向 ,對於深層推進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繁榮與發展具有重大理論意義。

          一、部門哲學的興起與發展

          作爲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創新的一個重要範式,部門哲學在中國的興起,從根本上說 ,既是馬克思主義哲學回應中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需要的客觀要求 ,又是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超越傳統哲學教科書體系而向生活實踐迴歸的必然結果  。

          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是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的根本動力,也是中國部門哲學興起的現實基礎 。20世紀80年代以來 ,中國的改革開放及其深入發展 ,使中國社會生活的政治、經濟、文化等各個方面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 ,提出了許多艱深而又需要迫切予以解答的新問題 。這些新問題是中國在現代化建設過程中無法迴避的  ,並且直接關係到中國現代化建設事業的成敗 。對現代化問題的反思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面對的重大現實課題,既包括人與社會的發展問題 ,又涵蓋文化與價值問題 ;既涉及政治活動中的民主與法治問題,又關聯着經濟發展中的公平與效率問題 ;既離開不科學、技術與教育問題 ,又不能忽視環境與生態問題,等等 。由此 ,人的問題、發展問題、文化問題、價值問題、政治問題、經濟問題、生態問題等相互交織構成了中國現代化建設的問題譜系  。如何深入社會生活,對這些問題進行精準而又深刻的哲學闡釋,成爲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無法迴避的理論任務。

          但是 ,在傳統哲學教科書體系一統天下的理論格局中 ,政治、經濟、文化、發展等問題 ,雖然一直貫穿於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中,但卻是以社會生活的“整體”形式被宏觀地把握的。另有一些問題 ,如人、價值、生態問題 ,並沒有進入傳統哲學教科書的研究視野 。這一傳統哲學教科書體系 ,根本無力迴應中國社會發展提出的客觀要求 ,很難解釋社會生活諸領域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導致馬克思主義哲學在現實生活中遭到了冷遇。學者們認識到 ,要改變馬克思主義哲學的這種境況,就必須變革傳統的哲學教科書體系 。部門哲學就是在反思、變革哲學教科書體系過程中興起的。在重新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礎上重建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體系,是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哲學改革的主要目標。從實際的建構結果來看,“由於重構馬克思主義哲學體系所面對的最重要的‘問題’是‘理論資源’貯備不足、‘理論困境’捕捉不準、‘理論思路’深度不夠” ,由於人們在什麼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精神實質、如何建構馬克思主義哲學體系、建構一個什麼樣的馬克思主義哲學體系等方面難以達成共識,重構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體系的各種努力並沒有取得預期的效果 。但在這個過程中,學者們發現 ,“要解決哲學體系陳舊與時代發展新要求之間的矛盾  ,關鍵還是要從問題入手” ,由此 ,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問題意識”開始凸顯,中國在改革開放與現代化建設過程中出現的政治、經濟、文化、發展等諸多現實問題 ,也因此成爲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界關注的重點。正是在對這些現實問題的哲學闡釋中 ,部門哲學應運而生並蓬勃發展 。

          部門哲學的發展大體可以概括爲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從20世紀80年代初到90年代中期 ,隨着政治、經濟、文化、價值等諸多現實問題正式進入我國哲學討論的視野 ,哲學界在探討哲學應用中提出了創立應用哲學的問題,在應用哲學的分支或狹義應用哲學的名義下,人學、經濟哲學、發展哲學、文化哲學、社會哲學、價值哲學、管理哲學、軍事哲學、領導哲學、教育哲學、法哲學等部門哲學開始興起 。其中,在人學領域 ,學術界圍繞人學的性質、研究對象與研究方法、馬克思主義人學、古今中西人學思想及其比較研究、人的現代化、人的本質、人的價值、人的主體性等問題,展開了較爲深入的討論,並在這個基礎上開始探索人學體系的建構;在經濟哲學領域 ,經濟哲學的研究性質、對象、方法、基本問題與意義、市場經濟與經濟哲學、毛澤東經濟哲學思想等成爲學者們探討的主要內容,學者們形成了應該建立經濟學與哲學的聯盟的共識,併爲實現這種結合進行了初步的探索與嘗試;在文化哲學領域,文化哲學的定位、本質、基本問題、文化哲學的建構、人文精神及其重建等問題成爲學者們關注的重點;在政治哲學領域 ,主要集中於西方政治哲學流派及代表人物的政治哲學思想的研究,同時也有關於中國傳統尤其是儒道兩家政治哲學思想的研究 ,對馬克思政治哲學的研究相對較少 ;在社會哲學領域 ,主要探討了社會哲學的對象、體系、方法和任務等問題 。爲了進一步推進社會哲學研究 ,中國社科院哲學所歷史唯物主義研究室提出了推進社會哲學研究的初步設想與計劃 。初步設想是社會哲學研究大致分兩步走:第一步  ,展開對社會存在、社會認識的系統的、綜合的方法論研究;第二步 ,解決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的基礎問題。初步計劃是開展系列的專題研究 ,並擬出版一套“社會哲學叢書”;在發展哲學領域 ,主要圍繞發展哲學的研究對象、目標與方法、社會發展及發展觀、發展哲學與現代化等問題展開了討論 ;在價值哲學領域,學者們討論的核心是價值的本質、價值與真理的關係等問題。從這些領域的研究主題、研究成果等來看,這一時期 ,由於各形態的部門哲學研究剛剛起步 ,所以不可避免地存在研究深度不夠、理論成果精品不多、學科性質不明等諸多侷限。

          第二階段 ,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到本世紀初,部門哲學研究日趨走向繁榮 ,有的甚至已成爲哲學研究中的“熱點”和“重點” ,如人學、文化哲學、政治哲學、價值哲學。從整體上看  ,這一時期,部門哲學研究重心呈現出由體系建構轉向個案研究、專題研究的傾向 ,如政治哲學領域中對公共性、正義、市民社會等問題的研究(以郭湛、姚大志、王新生等的相關研究成果爲代表) ;經濟哲學領域中對貨幣、資本問題的研究(以張雄、魯品越主編的《中國經濟哲學評論:2004貨幣哲學專輯》、《中國經濟哲學評論:2006資本哲學專輯》爲代表);社會哲學領域中的社會轉型問題研究(以陳宴清主編的“社會哲學研究叢書”爲代表)、社會認識論研究(以歐陽康任總編的“當代人文社會科學哲學叢書”爲代表);文化哲學領域中的日常生活哲學研究(以衣俊卿主編的“日常生活批判叢書”爲代表) ;價值哲學領域中的“實踐價值”與“人生價值”研究(以李德順主編的“實踐價值叢書”、“人生價值叢書”爲代表)、評價論研究(以馮平、馬俊峯、陳新漢等的相關著作爲代表);人學領域中的人學觀念史、思想史研究(以黃楠森任編委會主任的“人學理論與歷史叢書”爲代表) 。

          第三階段,從本世紀初至現在,部門哲學研究進一步繁榮發展 ,繼續向縱深推進。這一時期的一個顯著特徵是,一些學者清醒地意識到,當代中國社會所面臨的問題不同於西方的問題 ,比其要複雜得多 ,如果完全不顧這種差異性與複雜性,把西方哲學的研究視域直接“移植”到中國部門哲學的研究中,既不利於中國現實問題的解決 ,又不利於中國部門哲學的發展。因此 ,自覺立足於“中國問題”和“中國道路”,試圖探索並建構具有中國特色的話語體系 ,成爲當下部門哲學的重大理論目標。如以陳晏清、王南湜等爲代表的南開大學政治哲學研究團隊,通過對近年來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哲學的發展趨向、特徵、存在的問題等方面的考察,認爲“從理想性到現實性”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哲學建構之路 ;李鵬程立足於當前我國社會的文化思想態勢  ,認爲文化哲學研究者的學術任務之一是對文化哲學形上建構的進一步探索 ,鄒廣文則通過對文化哲學的歷史背景考察 ,提出了當代文化哲學的建構原則,即時代與超越原則、開放與寬容原則、整體性人文關懷、倡導中性智慧 。與之相應,這一時期各部門哲學對“中國問題”與“中國道路”給予了更多的關注,如價值哲學領域,李德順、馬俊峯等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與價值觀等問題的探討 ,歐陽康對中國道路及其價值意義的反思 ,宋惠昌等對中國價值觀現狀及演變趨勢的分析,孫偉平、王倫光等對和諧社會的價值差異與價值追求的研究,張思寧等對轉型中國的價值衝突與秩序重建的研究;文化哲學領域 ,霍桂桓、洪曉楠等對文化軟實力的反思 ,陳先達、衣俊卿、鄒廣文等對當代中國文化建設與文化自覺等問題的研究,邴正等對當代中國文化矛盾的深入分析 ;政治哲學領域,閻孟偉等對當代中國政治文明建設問題的深入研究,吳忠民等對當代中國社會轉型期公平正義問題的反思  ,王鳳纔等對當代中國政治道路歷史性轉向問題的探討 ;經濟哲學領域 ,餘源培等對當代中國財富觀問題的研究;等等。

          經過20多年的發展 ,部門哲學已經成爲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關注現實、走向實踐的重要方式 。其中 ,人學、政治哲學、經濟哲學、文化哲學、發展哲學、價值哲學的發展比較快 ,影響也比較大,不僅形成了穩定的研究隊伍,產生了大量的研究成果,而且有的甚至已成爲當下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中的“前沿”、“主流”或“顯學” 。除上面提到的一些“叢書”之外 ,這幾個領域的其他代表性著作(不包括譯著)主要有:

          在人學方面 ,王銳生等的《論馬克思關於人的學說》(1984年出版),黃楠森等的《人學詞典》(1990年出版)、《人學的足跡》(1999年出版)、人學的科學之路2011年出版),郭湛的《人活動的效率》(1990年出版)、《主體性哲學——人的存在及其意義(修訂版)》(2011年出版),韓慶祥的《馬克思主義人學思想發微》(1992年出版)、《馬克思人學思想研究》(1996年出版)、《人學——人的問題的當代闡釋》(2001年出版)、《馬克思的人學理論》(2011年出版),袁貴仁的《人的哲學》(1988年出版)、《馬克思的人學思想》(1996年出版)、《對人的哲學理解》(2008年出版),胡海波等的《哲學與人性的觀念》(1996年出版)、林劍的《人的自由的哲學思索》(1996年出版) ,夏甄陶的《人是什麼》(2000年出版)、《人:關係 活動 發展》(2011年出版) ,高清海的《人就是“人”》(2001年出版)、《人的“類生命”與“類哲學”——走向未來的當代哲學精神》(2005年出版) ,黃克劍的《人韻——一種對馬克思的讀解》,李大興的《超越——從思辨人學到實證人學》(2006年出版),沈亞生等的《人學思潮前沿問題探究》(2010年出版),路日亮主編的《以人爲本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2011出版) ,張奎良的《實踐人學與以人爲本》(2011年出版),陸劍傑的《社會主義與人》(2011年出版)、張一兵的《人的解放》(2011年出版) ,鄒廣文的《全球化進程中的人(2011年出版,張健的《論人的精神世界2011年出版)  ,李文成的《人的價值》(2011年出版),歐順軍的《人學概論》(2011年出版),譚培文的《馬克思主義人學中國化研究》(2011年出版),陳曙光的《馬克思人學革命研究》(2011年出版)、《直面生活本身:馬克思人學存在論革命研究》(2012年出版)。

          在價值哲學方面,李連科的《世界的意義——價值論》(1985年出版)、《哲學價值論》(1991年出版)、《價值哲學引論》(1999年出版),王克千的《價值之探求——現代西方哲學文化價值觀》(1989年出版)、《價值是什麼——價值哲學引論》(1992年出版)、李德順的《價值論——一種主體性的研究》(1987年出版)、《價值新論》(1993年出版)及其主編的《價值學大詞典》(1995年出版),王玉樑的《價值哲學》(1989年出版)、《價值哲學新探》(1993年出版)、《21世紀價值哲學:從自發到自覺》(2006年出版),馬志政的《哲學價值論綱》(1991年出版),趙馥潔的《中國傳統哲學價值論》(1991年出版),袁貴仁的《價值學引論》(1991年出版)、《重構現代性——當代社會主義價值觀研究》(2006年出版),江暢的《當代西方價值理論研究》(1992年出版)、《現代西方價值哲學》(2003年出版)、《走向優雅生存:21世紀中國社會價值選擇研究》(2004年出版),江暢、戴茂堂的《西方價值觀念與當代中國》(1997年出版)、《傳統價值觀念與當代中國》(2001年出版),門忠民的《價值學概論》(1993年出版),馬俊峯的《評價活動論》(1994年出版)、《價值論的視野》(2010年出版),陳新漢的《評價論導論》(1995年出版)、《社會評價論》(1997年出版)、《民衆評價論》(2004年出版)、《權威評價論》(2006年出版),汪信硯的《科學價值論》(1995年出版) ,馮平的《評價論》(1997年出版)及其主編的《現代西方價值哲學經典》(2009年出版),張理海的《社會評價論》(1999年出版) ,何萍的《生存與評價》(1998年出版),蘭久富的《社會轉型時期的價值觀念》(1999年出版)、《全球化過程中的價值多樣性》(2010年出版)、《存在與價值》(2011年出版),孫偉平的《事實與價值》(2000年出版)、《價值論轉向——現代哲學的困境與出路》(2008年出版)、《價值哲學方法論》(2008年出版)、《價值差異與社會和諧——全球化與東亞價值觀》(2008年出版),葉汝賢的《中國改革的價值選擇》(2001年出版) ,劉永富的《價值哲學的新視野》(2002年出版) ,鄔琨、李建羣的《價值哲學問題研究》(2002年出版) ,王曉升的《價值的衝突——馬克思主義的當代價值》(2003年出版) ,阮青的《價值哲學》(2004年出版),宋惠昌的《人的發現與發展——近代中國價值觀的嬗變》(2008年出版),王倫光的《和諧社會的價值追求研究》(2011年出版),嶽德常的《價值體系進化論》(2011年出版) ,張思寧的《轉型中國之價值衝突與秩序重建》(2011年出版),宣兆凱等的《中國社會價值觀現狀及演變趨勢》(2011年出版)。

          在文化哲學方面,許蘇民的《文化哲學》(1990年出版),何萍的《人類認識結構與文化》(1991年出版)、《馬克思主義哲學與文化哲學》(2002年出版)、《文化哲學:認識與評價》(2010年出版) ,鄒廣文的《文化哲學的當代闡釋》(1994年出版)、《人類文化的流變與整合》(1998年出版)、《當代文化哲學》(2007年出版),陳筠泉、劉奔主編的《哲學與文化》(1996年出版)、李鵬程的《當代文化哲學沉思》(1994年出版),李小娟主編的《文化的反思與重建——跨世紀的文化哲學思考》(2000年出版)、《批判與反思——文化哲學研究十年》(2011年出版)  ,衣俊卿的《文化哲學》(2002年出版)、《現代化與文化阻滯力》(2005年出版)、《現代性焦慮與文化批判》(2007年出版) ,霍桂桓的《文化哲學論稿》(2007年出版)、《文化哲學論要》(2011年出版) ,邴正的《馬克思主義文化哲學》(2007年出版) ,陳雲勝的《文化哲學的當代發展》(2007年出版),陳樹林的《文化哲學的當代視野》(2010年出版),朱大可主編的《文化批評——文化哲學的理論與實踐》(2011年出版) ,司馬雲傑的文化價值論關於文化建構價值意識的學說》、《價值實現論:關於人的文化主體性及其價值實現的研究》、《文化悖論:關於文化價值悖謬及其超越的理論研究》。

          在社會哲學和發展哲學方面,徐偉新的《社會動力論》(1988年出版) ,陳晏清的《當代中國社會哲學》(1990年出版),吳元樑的《社會系統論》(1993年出版)  ,王銳生等的《社會哲學導論》(1994年出版),賈高建的《當代社會形態問題導論》(1994年出版)、《社會發展理論與社會發展戰略——建構一種邏輯體系的研究》(2005年出版),豐子義的《現代化的理論基礎——馬克思現代社會發展理論研究》(1995年出版)、《現代化進程的矛盾與探求》(1999年出版)、《馬克思東方社會理論的歷史考察和當代意義》(2002年出版)、《發展的反思與探索——馬克思社會發展理論的當代闡釋》(2006年出版)、《發展的呼喚與迴應:哲學視野中的社會發展》(2009年出版) ,吳曉明等的《馬克思主義社會思想史》(1996年出版),陶德麟的《社會穩定論》(1999年出版) ,高清海的《社會發展哲學——中國現代化的理性思考》(1999年出版) ,龐元正的《發展理論論綱》(2000年出版)、《當代西方社會發展理論新詞典》(2001年出版)、《哲學視野中的發展與創新》(2003年出版)、《當代中國科學發展觀》(2004年出版),劉懷玉的《走出歷史哲學烏托邦:馬克思主義發展觀的當代沉思》(2001年出版),王南湜的《社會哲學——現代實踐哲學視野中的社會生活》(2002年出版),劉森林的《發展哲學引論》(2000年出版)、《重思發展——馬克思發展理論的當代價值》(2003年出版),許俊達的《中國社會主義社會形態論——馬克思主義社會形態學說與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研究》(2006年),葉澤雄的《當代社會發展觀導論》(2008年出版) ,陳新夏的《可持續發展與人的發展》(2009年出版) ,王曉升的《分裂的社會世界》(2011年出版) 。

          在政治哲學方面,袁久紅的《正義與歷史實踐——當代西方自由主義正義理論批判》(2002年出版)、《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政治哲學》(2004年出版) ,宋惠昌的《政治哲學》(2003年出版),王新生的《市民社會理論》(2003年出版),李佃來的《公共領域與生活世界——哈貝馬斯市民社會理論研究》(2006年出版),歐陽英的《走進西方政治哲學——歷史、模式與解構》(2006年出版),張鳳陽的《政治哲學關鍵詞》(2006年出版) ,王南湜等的《哲學視野中的社會政治生活》(2007年出版) ,趙劍英主編的《馬克思主義政治哲學:闡釋與創新》(2007年出版)  ,姚大志的《何謂正義——當代西方政治哲學研究》(2007年出版)、《當代西方政治哲學》(2011年出版),蔣紅的《馬克思市民社會理論研究》(2007年出版) ,韓冬雪的《馬克思主義政治哲學諸範疇初探》(2007年出版) ,周桂鈿的《中國傳統政治哲學》(2007年出版),張文喜的《歷史唯物主義的政治哲學向度》(2008年出版) ,楊楹等的《政治:一個倫理話題》(2008年出版),任劍濤的《政治哲學講演錄》(2008年出版)、趙汀陽的《壞世界研究:作爲第一哲學的政治哲學》(2009年出版)、《每個人的政治》(2010年出版)  ,藏峯宇的《馬克思政治哲學引論——以人學爲視角的當代解讀》(2009年出版),郭湛的《社會公共性研究》(2009年出版),韓水法的《正義的視野:政治哲學與中國社會》(2009年出版)  ,鄧正來主編的《復旦政治哲學評論》(第1-3輯)(2010-2011年出版) ,高宣揚的《當代政治哲學》(2010年出版) ,李景源張一兵的《構建和諧社會的政治哲學闡釋》(2010年出版) ,陳晏清等的《政治哲學的當代復興》2011年出版) ,莫雷的《穿越意識形態的幻想--齊澤剋意識形態理論研究》(2012年出版) ,張翠的《民主理論的批判與重建——哈貝馬斯政治哲學思想研究》(2011出版),賈中海的《社會價值的分配正義》(2011出版)、歐陽英的《在社會學與政治哲學之間——當代政治哲學研究的新路徑》(2011出版)  ,李琳的《政治哲學視閾中的中產階層》(2011出版) ,黎世光的《政治哲學的現代危機和古代出路——施特勞斯思想研究》(2011出版) 。

          另外,萬俊人主編的“政治哲學叢書”,其中收錄了中國學者左高山的《政治暴力批判》(2010年出版)、李斌惠、李義天的《馬克思與正義理論》(2010年出版)、張彭鬆的《烏托邦語境下的現代性反思》(2010) ,衣俊卿主編的“微觀政治哲學研究叢書”(2011年出版),包括衣俊卿的《現代性的維度》與《社會歷史理論的微觀視域》、趙福生的《福柯微觀政治哲學研究》、張正明的《年鑑學派史學範式研究》,甘陽劉小楓主編的“政治哲學文庫” ,已經出版了王光鬆的《在“德”、“位”之間》(2010年出版)、張志楊的《西學中的夜行——隱匿在開端中的破裂》(2010年出版)、譚立鑄的《柏拉圖與政治宇宙論——普羅克洛斯《柏拉圖〈蒂邁歐〉疏解》卷一研究》(2010年出版)、魏朝勇的《自然與神聖——修昔底德的修辭政治》(2010年出版)、羅曉穎的《馬克思與伊壁鳩魯——馬克思《關於伊壁鳩魯哲學的筆記》和《博士論文》研究》(2010年出版)、樑中和的《靈魂愛上帝——斐奇諾柏拉圖神學研究》(2010年出版)、陳壁生的《經學、制度與生活——《論語》父子相隱章疏證》(2010年出版)、史應勇的《尚書鄭王比義發微》(2011年出版)、劉貢南的《道的傳承:朱熹對孔子門人言行的詮釋》(2011年出版)、黃瑞成的《盲目的洞見——忒瑞西阿斯先知考》(2011年出版)、張文濤的《哲學之詩——柏拉圖王制卷十義疏》(2012年出版)、劉瑋的《馬基雅維利與現代性——施特勞斯政治現實主義與基督教》(2012年出版),應奇等主編的“當代西方政治哲學讀本叢書”(2011年出版),包括徐向東編的《全球正義》、《實踐理性》、《後果主義與義務論》、譚安奎編的《公共理性》、李麗紅編的《多元文化主義》 ,李守利的《友愛與正義:西方古典政治哲學導論》(2011年出版) 。

          在經濟哲學方面 ,劉修水主編的《經濟哲學》(1992年出版) ,杜瑩、盧祥金主編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哲學》(1993年出版)  ,曾德盛的《毛澤東經濟哲學思想研究》(1993年出版)、陳湘舸的《毛澤東經濟哲學與經濟思想》(1993年出版),張雄的《市場經濟中的非理性因素》(1995年出版)、《經濟哲學——經濟理念與市場智慧》(2000年出版)、《經濟哲學——從歷史哲學向經濟哲學的跨越》(2002年出版),陳澤環的《功利·奉獻·生態·文化——經濟倫理引論》(1999年出版),馬濤的《理性崇拜與缺憾——經濟認識論批判》(2000年出版) ,餘源培等的《尋找新的學苑——經濟哲學成爲新的學科生長點》(2001年出版)、《馬克思主義經濟哲學及其當代意義》(2010年出版),蔡燦津等的《經濟哲學導論》(2001年出版),劉敬魯的《經濟哲學導論》(2006年出版),魯品越的《資本邏輯與當代現實——經濟發展觀的哲學沉思》(2006年出版)、《社會主義對資本力量——駕馭與導控》(2008年出版)  ,葉險明的《“知識經濟”的批判》(2007年出版),陳志生等的《馬克思主義哲學視域中的知識經濟》(2008年出版) ,孫承叔的《資本與社會和諧》(2008年出版)、《真正的馬克思——〈資本論〉三大手稿的當代意義》(2009年出版) ,劉榮軍的財富、人與歷史馬克思財富理論的哲學意蘊與現實意義2011年出版),毛勒堂的《經濟生活世界的意義追問:經濟正義與和諧社會的構建》(2011年出版)  ,張雄、魯品越主編的《中國經濟哲學評論:2011財富哲學專輯》(2012年出版)。

          二、部門哲學的基本特徵

          作爲一種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  ,部門哲學具有以下三個方面的特徵:

          第一 ,領域化與專門化。這是從研究對象上來說的。哲學不是無對象的思想操作,哲學的研究對象受其研究範式的制約與影響。在傳統的哲學教科書範式中 ,哲學被理解爲“理論化、系統化的世界觀” ,而世界觀又被定義爲“關於整個世界的根本觀點和總的看法”。因此,哲學的研究對象是包括自然界、人類社會和人類思維在內的整個世界,探尋世界的本質與發展規律成爲世界觀哲學的根本理論目標。當哲學以包括自然界、人類社會和人類思維在內的整個世界爲研究對象時 ,哲學的研究內容就合乎邏輯地展現爲唯物論、認識論、辯證法、歷史觀 ,關於這些內容的研究被稱爲哲學的基礎理論研究 。相比之下,部門哲學是以某一特定部門或領域爲研究對象,如文化哲學以文化爲研究對象 ,經濟哲學以經濟爲研究對象 ,政治哲學以政治爲研究對象 ,語言哲學以語言爲研究對象 。部門哲學在深刻揭示研究特定領域的特殊本質與特殊規律的前提下 ,進一步深入反思這些領域中的具體的實踐課題,如經濟哲學對資本與和諧社會問題的研究,文化哲學對當代社會發展的文化選擇問題的探討,發展哲學對當代中國以經濟變革爲基礎的社會整體運動問題的研究,政治哲學對中國政治發展模式問題的思考 ,價值哲學對社會轉型時期的價值衝突問題的研究,技術哲學對現代社會技術異化問題的反思,生態哲學對中國生態文明建設問題的探討  。由此可見,與其他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範式的“宏大敘事”相比,部門哲學使哲學研究的對象更加明確,哲學研究的主題更加具體 ,從而使哲學對問題的反思更爲系統化與微觀化 。

          第二 ,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形而上與形而下相統一 。這是從研究層面上說的。相對於側重概念解析與體系建構的傳統哲學教科書,以“應用哲學”面目出場的部門哲學,最終指向對生活實踐中出現的重大現實問題的反思 。這種反思一般從兩個層面展開:一是理論層面的形而上研究,一是實踐層面的形而下分析 。例如,文化哲學既要研究理論理性層面的文化哲學論題 ,如文化現象的本質與文化轉型的機理,又要探索實踐理性層面的文化哲學論題 ,如中國社會轉型期的文化衝突與文化重建。因而,部門哲學具有明顯的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形而上與形而下相統一的特徵。但也要注意到 ,部門哲學中的形而上研究與一般哲學中的形而上研究不同,它不是直接面向哲學本身抽象地談論本體論、認識論、方法論問題,而是以各個領域的具體對象爲中介間接地研究這些問題 ,例如,技術哲學關於技術認識論、技術本體論、技術價值論的研究,政治哲學關於政治存在論、政治價值論、政治詮釋論的研究。這種間接研究不但沒有遮蔽哲學的本體論、認識論、方法論等問題,反而推進了對這些問題的深入理解,並且更爲鮮明地彰顯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實踐本性  ,這也正是部門哲學優於傳統教科書哲學範式、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範式、文本-文獻學研究範式的顯著特徵。

          第三,交叉性、中介性與綜合性 。這是從研究性質上說的。部門哲學既是一般哲學理論與各種具體學科相聯繫的橋樑,又是一般哲學理論與具體實踐相結合的紐帶,因而具有明顯的中介性 。如經濟哲學是介於經濟學與哲學之間的中介環節 ,政治哲學是介於政治學與哲學之間的中介環節。作爲一種中介學科 ,部門哲學具有雙重任務,一方面是用哲學來指導具體學科或具體科學,另一方面則是用具體學科或具體科學來豐富和發展哲學,並以這種發展了的哲學去指導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實踐及其理論研究 。這種中介性也意味着部門哲學研究的交叉性與綜合性  。在中國社會轉型時期  ,社會生活實踐中涌現出的新問題和新情況往往帶有綜合性的特徵,不可能在單一哲學範圍內得到根本解決,需要各相關學科的合作,這使哲學與經濟學、文化學、社會學、政治學等其他學科的聯盟成爲一種必要 。部門哲學不僅是哲學與其他相關學科聯盟的產物,而且進一步推進了這種聯盟 。哲學與其他相關學科的聯盟實質上是哲學與具體科學的聯盟。把哲學研究與經濟學、人類學、歷史學、文化學等具體科學研究結合起來,在哲學與具體科學的有機聯繫中切入社會現實 ,是馬克思開創的極其重要的哲學傳統。部門哲學在一定意義上恢復了這一傳統  。隨着部門哲學的繁榮發展,哲學與具體科學的聯盟意識不斷強化,這在經濟哲學中體現得尤爲明顯。哲學家與經濟學家不僅深入研究哲學與經濟學的辯證關係 ,高度評價哲學與經濟學聯盟的意義,而且自覺探索哲學與經濟學聯盟的方式 ,積極倡導哲學工作者與經濟學工作者及以企業家爲代表的實際工作者的聯盟 。這種聯盟帶來了哲學研究方法的多元開啓與創新。

          三、部門哲學的學術價值與理論不足

          部門哲學對於加強哲學與其他學科之間的聯盟 ,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創新,探索建構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新形態具有重大理論意義 。

          第一,部門哲學的興起與發展 ,在一定意義上 ,超越了傳統教科書“體系哲學”的侷限 ,拓展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學術空間 。這可以從三個方面來理解:一是對馬克思主義哲學中的一些重要範疇和基本原理做了重新理解,賦予其新的內涵 。在20世紀80年代以來關於實踐唯物主義的討論中 ,學界開始重新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中的一些重要範疇(如主體、人、實踐、文化、社會)與基本原理(如唯物史觀的相關原理),這爲部門哲學研究提供了重要理論資源。反過來,部門哲學又通過對社會實踐中出現的文化、經濟、價值等現實問題的探討,對經濟學、文化學、政治學等具體科學的借鑑,深化了對這些範疇的理解 ,並賦予這些範疇以時代性的內涵 。二是將傳統哲學教科書不太關注或很難涉足的某一領域的問題課題化,如價值觀與價值評價問題 ,環境與生態危機問題 ,財富問題,資本與貨幣問題  ,公平與正義問題。通過對這些具體的現實問題的深入研究 ,不斷開闢出一些新的問題域  ,彌補了以往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空白 ,爲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注入了新內容 ,尤其拓寬了歷史唯物主義的研究領域 。三是把部門哲學作爲一種研究視角或方法,或者對相關的現實實踐問題給予深入分析與闡釋 ,或者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相關問題進行深入解讀與研究,如何萍從文化哲學的視角去解讀馬克思主義哲學史 ,馬俊峯從政治哲學視角對共同體問題的研究,陳宇宙對馬克思經濟哲學的人學向度的闡釋,等等。這些研究拓展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學術視野,深化了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解 。

          第二 ,部門哲學不僅是對傳統哲學教科書體系的突破 ,更是對傳統哲學教科書所代表的解讀模式的超越 。在以哲學教科書爲代表的解讀模式中,馬克思主義哲學被視爲具有最大概括性和解釋性的“絕對知識” ,憑藉“絕對知識”的權威,馬克思主義哲學可以凌駕於具體科學之上、現實生活之外。這種知識論立場的解讀 ,混淆了馬克思主義哲學與實證科學的區別,進而遮蔽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人文性、批判性與實踐性 。部門哲學突破了這種知識論立場的解讀模式,部門哲學中出場的馬克思主義哲學,不再是爲人們提供現成知識的理論哲學 ,而是可以改變世界的實踐哲學,並且具有多張面孔:既是懂得生活併爲現世提供智慧的“生活哲學”  ,又是進入同時代人的靈魂、爲勞苦大衆提供心靈引導的“人的哲學” ;既是關注無產階級解放併成爲人民精髓的“政治哲學”;又是揭示人類經濟活動的本質與規律的“經濟哲學”;既是反思人類文化本質與文化矛盾的“文化哲學”,又是研究人類價值評價與價值觀念的“價值哲學” ;等等。部門哲學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這種多維度解讀,既推進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相關文本的深度研究,如從經濟哲學角度對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資本論》及其手稿的研究,從文化哲學角度對馬克思晚年所作的文化人類學筆記的研究 ,同時又突破了純文本研究的平面化特徵 ,使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當代價值立體化地呈現出來 。部門哲學超越傳統哲學教科書的解讀模式,對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想智慧的多維挖掘 ,也意味着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價值不是某種現成地存在於某個地方的非歷史的東西,而是一種開放性、生成性的存在 。在這個意義上 ,部門哲學研究打破了以往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中的現成性與同質性神話  。

          第三 ,部門哲學開闢出多個研究領域 ,有利於推進中國傳統哲學、西方哲學、馬克思主義哲學(以下簡稱“中西馬”)的深層對話。“中西馬”對話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創新的重要路徑之一,也是構築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態的重要前提。“中西馬”對話一般從兩個層面展開,一是面向哲學自身的對話,表現爲古今中外的哲學範疇、哲學觀念、哲學思想、哲學方法、哲學範式的對話 ;二是面向現實問題的對話 ,即關於全球化、現代性、生態危機、科技異化、文化衝突等重大現實問題的對話 。部門哲學中的“中西馬”對話雖然也存在概念、方法等層面的對話 ,但主要圍繞政治、經濟、文化等現實問題而展開。正是以社會生活中各個領域的“問題”爲依託 ,部門哲學爲“中西馬”對話得以展開提供了多個具體的平臺 ,從而真正激活並推進了“中西馬”之間的深層對話。

          第四  ,部門哲學有助於加強不同學科之間的聯盟,尤其是馬克思主義哲學與其他學科的對話與交流。不同學科之間的溝通與合作,是促進學術發展的重要動力 。加強馬克思主義哲學與其他學科之間的對話與交流,是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創新的重要基礎 。在傳統哲學教科書體系中,馬克思主義哲學與其他學科的關係 ,更多地表現爲利用其他學科取得的新成果去註解、論證原有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基本原理的真理性,然後以這些具有真理性的基本原理去裁剪現實。在這種情況下,馬克思主義哲學與其他學科基本上處於相互外在的分離狀態 ,嚴重地影響着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深入與創新。部門哲學是哲學與其他相關學科相聯繫的橋樑 ,其自身的交叉性、中介性、綜合性決定了部門哲學的深入發展有助於改變馬克思主義哲學與其他學科相脫節的這種狀況。立足於社會生活的具體領域 ,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立場、觀點、方法,批判地吸收、利用經濟學、政治學、文化學、人類學等學科的研究成果,並在馬克思主義哲學與其他學科的結合中切入現實生活,爲現實生活中各種重大問題的徹底解決提供可能的途徑 ,正是部門哲學獨具的思想魅力所在。尤其值得一提的是 ,爲了推動人文社會科學領域的跨學科對話與交流,並在不同學科的視域融合中探尋更加富有現實解釋力與思想創造性的學術生長點 ,紮紮實實地推進中國社會科學理論與方法的創新 ,中國社會科學雜誌推出了“當代中國社會科學學術前沿系列對話” ,目前已經進行了哲學與史學(2007年)、哲學與經濟學(2008年)、哲學與政治學(2010年)的對話 。這些對話加強、推進了哲學與其他學科之間的交流與合作 ,既有助於部門哲學的繁榮與發展 ,促進相關領域學術研究的創新,又有利於當代中國現實問題的有效解決,推動中國學術話語體系的建構 。

          當然,任何一種研究範式都既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同時又會存在着不足 。部門哲學存在的理論不足,最突出地表現在以下兩點:

          第一 ,無法處理好部門性與整體性的關係。可以從兩個層面上來理解:一是就它對社會生活的理解而言,人類現實的社會生活是一個整體,政治、經濟、文化等各個方面都交織在一起,但每一種形態的部門哲學關注的並不是社會生活的整體 ,而是社會生活的某個具體部門或領域  ,是對某一具體部門或領域進行系統而深入的研究 ,加上各種形態的部門哲學之間缺少深層對話與交流,因而它對社會生活的理解不可避免地會呈現出“片面的深刻性”。二是就它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解而言 ,馬克思主義哲學是“一整塊鋼鐵鑄成”,但每一形態的部門哲學都是從某個特定領域去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 ,並具有相對的獨立性和自主性 。這種分門別類的、相對獨立的研究雖然深化了對馬克思主義哲學某一方面的理解 ,但由於爲特定視角所限,並且各自畫地爲牢,因而不足以闡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整體內涵 。正因爲部門哲學缺乏一種宏觀的研究,並且彼此缺乏深層對話與交流  ,所以不利於對社會生活與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整體性研究。

          第二,難以平衡好學術性與現實性的關係  。如何在學術性與現實性之間保持必要的張力 ,是部門哲學面臨的一個難題。如前所述,從理論旨趣來看,以“應用哲學”面目出場的部門哲學具有強烈的現實指向性,而且隨着新領域的不斷開闢,越來越多的現實問題已被自覺納入到部門哲學的研究視野 。但從其取得的理論成果來看 ,學術性色彩更爲濃厚,而現實性卻並不非常突出。從前面所列舉的人學、文化哲學等領域中的代表性著作來看 ,這種學術性與現實性的失衡,不僅體現在那些“導論”、“概論”、“引論”、“論綱”等通論性的著作中,而且也體現在那些探討“評價”、“貨幣”、“財富”等問題的專題性研究中 。正因爲難以平衡好學術性與現實性的關係,使部門哲學研究雖然體現出強烈的問題意識,但卻缺乏對現實問題的批判意識或批判性略顯薄弱 ,從而直接影響着部門哲學理論功能的發揮 。部門哲學研究所呈現的這個問題 ,也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哲學研究所面臨的主要難題之一。

          儘管存在以上理論不足 ,但在社會問題越來越領域化、複雜化、多樣化的背景下,部門哲學仍然具有廣闊的發展空間,在今後很長時間內仍將是中國哲學研究中的“主流”和“前沿” 。部門哲學是當代馬克思主義哲學走向實踐、不斷創新的重要路徑之一 ,對部門哲學的深入研究必將進一步推動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創新與發展。時刻關注當代人類的生活實踐,努力吸收人類文明發展的最新成果,在學術性與現實性之間保持必要的張力,在哲學與具體科學及各部門哲學之間積極展開深層對話,構建各具“中國特色”的哲學話語體系,將是部門哲學繼續前行並贏得未來發展的重要條件 。